傲雪寒梅初见雪

分享 李超 6月20日 15:56
雪景.jpg


“傲雪寒梅独自开,唯有伊人踏香来。懂得寒梅通彻骨,梅花香自苦寒来。”在这个白雪皑皑、只剩下单色的人间里,我们的存在,为世间点燃了希望的烟火,为冬天添加了一把燃料,为世界点缀色彩。

已经好久没有回到家乡。随着春节的临近,心中思念的情感越发浓厚。想要回家看望父母,也想看望北国的冰雪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将那梦幻般的精神世界来刻上属于家乡的印记。无论在哪,都要记得回家的路。来到黄山市工作也有3、4个年头,从来没有见过南方下雪。对于我这种北方人来言,南方的雪足以对我引起好奇,这种好奇不仅仅停留在表面的现象,更多的是想要了解南方的文化,了解南方的故事。虽然没有眼缘亲自来到黄山看雪景,但还是通过朋友圈中的视频来感受到了黄山的雪景:美不胜收,宛如天仙。雪后的黄山宛如寂静、充满灵气的人间仙境。当你站在仙境中来俯视美景时,你会发现那辽阔雪景一览无余。连绵不绝的雪山、冰清玉洁的白雪,使众山成为浩瀚无垠的白色海洋。那纤细如尘的白雪,像是与群峰在玩着做迷藏的游戏,慢悠悠的飘落在山谷之间,染白了群峰松枝。在阳光的特别关照下,仙境显得光彩夺目,令人想入非非。黄山俨然已经成为雪的王国,冬日的童话。看到朋友圈中雪的美景,使不仅我想起了去年爬黄山时所听到“仙女绣花”的传说。

据说,古时候,在黄山西海居住着一位老人和他的孙女。老人每天都会到深山挖草药、摘云雾茶。孙女便在家烧饭、绣花。一天,老人到铁线潭边采集药草时,遇到恶龙,几乎丧命。大牛斩杀了那条黑龙,为民除害。自己也累倒在山岗上,后来变成了卧牛峰。斩断的龙头,便成为光明顶下那块龙头石。孙女坐在西峰上绣花,盼着大牛醒来。后变成了一块仙石。传说是美的,寄托着人们的希望。但通过这个传说也反映出一种黄山精神,这也是我们所寄托的精神。黄山的存在有着他自己的内涵,而这种内涵在精神文明和物质文化中夹缝生存。目前所知道的,不仅仅是黄山,几乎所有的景点都会被富有神话色彩。这既是旅游文化的需求,也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天地之美,美在黄山。人生有梦,梦圆徽州。这就像黄山的“招牌”——迎客松一样,倚狮石破石而生,雍容大度,姿态优美。一侧枝丫伸出,如人伸出臂膀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这便是我们所赋予它的新的内涵。就像我们文字工作者一样,每一篇文章都孕育了自己的心血,都表达出自己的独特内涵。记得在去年接受采访时,我说过,一篇好的文章不仅仅是语言优美,词语华丽,更多的是要有社会的射影,深度的反思。只有这样的文章才是有价值的。如果只会用华美的文字来描述事物,那存在文字中的本身价值便会失去。这就类似于黄山精神,除去他人所赋予的内涵,更多的是自己本身价值的体现,一种精神世界的表达。

傲雪寒梅初见雪,见得不仅仅是雪,更多的时是思想、内涵。要学会用辩证的精神,为世间点燃了希望的烟火,为冬天添加了一把燃料,为世界点缀色彩。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标签: 傲雪寒梅 家乡 黄山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