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 见

分享 鲍璀 9月5日 10:00

遇见,在转角处。

安静的棉麻、布衣小店,布置得像家,安静,内敛,小资。每一件物品都有店主的故事,它是有温度的。有着相同气味的人会在这儿驻足,停留。那不仅是棉麻,布衣的味道,还有灵魂里的自在与随性……我找到了,我想要的。

穿过那卖大饼和花甲味道的街道,吆喝声渐远了。

遇 见

转角处,遇见了,就像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推开门,木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有着岁月的沧桑感,端详着,得知这门是农村废弃的门窗重新改造涂鸦而成,仔细看,似乎能闻到光阴的味道。门口的绿植,漫不经心地生长,世界的喧嚣似乎与这儿无关。

遇 见

没有顾客时,她在摆弄她的植物,指甲里陷进的全是泥土,一点不小资,更像野生的植物,恣意而自由。店主不美,也不年轻,但是长长的麻花辫子散发着古典的暗香,安静的姿势不像一个生意人。她的店,里里外外都有着光阴的味道,每一件物品,都盛满了记忆。旅行的途中,购得喜欢的东西,还有展会上扫的货,夜市里淘的宝,写生时偶遇的心爱之物,在荒郊野外拾得的枯木以及废弃的门窗,在她眼里都是宝贝。新疆旅行的朋友给她带了新鲜的薰衣草,我看见了,如今的薰衣草早已枯萎甚至颜色也褪败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可是依旧摆放在她的柜台上,虽不鲜活了,可是对于她一切都是有温度的。无意间,瞥见了她没有完成的刺绣,那是一幅老粗布上,刺满了薰衣草,和柜台上摆放的一样,那是她的临摹作品,我想她是想留住记忆和某一段岁月吧。

  

“三掌柜,我会把你从陌上带回的五彩线种到衣襟裙摆上芬芳着。” 读到这样一段话,我的内心也柔软了,这是闺蜜从家乡带来的刺绣彩线,她发了一条微信动态。店主说,她对刺绣的喜欢就像男人对烟的喜欢,遇到烦恼的时候,她就什么不做,开始刺绣,一针一针,那些密密麻麻的针脚像缜密的心思一样释放了。店里偶尔会摆放一些鲜花装点心情,鲜花枯萎零落,就收拾花瓣,做成迷你香包。小香包随意在店里挂着,里面装满了零落的玫瑰花瓣和从外面拾来的木槿花瓣。店里更多的是鲜花开败后的样子,风干的花儿,就这样颓废着、耷拉着、枯萎着、落寞着,还原了生命由丰盛走向枯萎的整个过程,就像接受生命的不完美。

彼时,店里来了一位60多岁的老人,店里的常客,看见她,有一种裙舞飞扬的曼妙。 或许,每一个女人的内心都有一个长不大的女孩情结。想起了塔莎奶奶,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塔莎奶奶,代表了人们对生命、对生活的深层的渴望,她是大部分人在现实生活中未能实现却渴望成为的自己。此刻,斜阳洒在门窗悬挂的绿萝上,分外妖娆。

这里像一块磁石,会有相似磁场的人来这里,有相似气味的人。

在店里,看见一段话,“要让自己一部分与自己的灵魂相近相同相通的人和事物在一起,当你识别和遇见他,在他眼中的你会看见你自己……”在这里,我遇见了他,闻到了熟悉的气味,那种灵魂里接近的东西,那是自由、随性、自在、阳光、率真……

这些是我们宠爱的字眼,也是我们棉麻布衣一族对生命的态度。

□鲍璀 来源:《合肥晚报》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标签: 遇见 散文 棉麻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鲍璀

喜欢在文字里,涂鸦、纵情。曾经在《安徽文学》《新安晚报》《合肥晚报》《江淮晨报》《安徽市场星报》发表过文章。仅仅因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