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谋求一种平衡

分享 李维康 9月28日 18:04

平衡.jpg

写作,谋求一种平衡。我是热衷于写作的,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而写作是需要灵感和契机的,有时候这种灵感是快乐的,有时候是哀伤的,有时候是愤怒的。这些不同的情绪均来自于切切实实的生活。

这些灵感带来的作品,有着不同的形式。有时候只有两句,有时候就数千字,依据个人的性格、经历、偏好而有所不同。我认为,写作是谋求一种平衡的,当生活的天平发生倾斜,有了或喜或悲的情绪,就需要发泄出来,以使得身体和心灵重新归于安宁平静。

最近几天,我生活的天平就发生了倾斜,并且倾斜地非常突然,让人恍惚如梦,不愿意相信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于是为了重新获得一种平衡,我必须写点东西,并且不做任何规划地,跟着一个声音记录下面的文字。

我突然不开心,恐惧,担忧起以后的日子,因为我被动离职,并且没有通过任何手续。具体地我想细说但碍于相关法律又不便细说,但如果不说出来,内心无以安宁。这种不安宁让人痛苦、压抑、抑郁,我必须用文字的形式输出在纸上或者存储在芯片上,一颗肉做的心承受不住太多的压榨和折磨。这些痛苦、压抑、抑郁包括很多方面,也有历史的因素在里面,于是就和过去的自己有某种关联与交流。在过去的时光中,你的人生有大大小小的拐点,有的向好,有的向坏,就如同抛物线,有升有降,是一个线性的图像。在匆忙的行程中,似乎忘却了很多回忆,于是现在的这个我不知道以前的那个我怎么就消失了,而现在的这个我又是如何诞生的。这是一种线性的因果联系,因为时间的悠长,记忆的埋葬,竟然找不到任何的思绪。不知生活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碎片化,不连贯,我想这和记忆能力的下降有关系,也和残酷而不理想的生活有关。最初的梦想在恶魔的打击之下,圆滑的看不出任何轮廓形状。在年幼的时候,可以记得一个月内每一天发生的事情,预见将来一周的事情,并且在时间上是连贯的,而今这种清晰的痕迹已经消失。

当下最为清晰的现状是,我又回到了两年前的起点,要为柴米油盐开始担忧。虽然承压能力比初入社会好了很多,但生活依然艰辛。大多数人都在做着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期待着一个好的机遇,一些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如鱼得水,一些人则如坐针毡。如果没有这次意外,我的事业,一切都处在上升的趋势,而现在这种趋势被突如其来的灾难所打破,而这灾难有“天灾”的意思,更多地却是“人祸”。我不知道该去怨恨谁,又或者该怨恨的是自己。

降了大雨,起了大风,有的人在家里避雨,有的人却要在雨中前行。到处都在修路,建高铁,到处都在堵。世界如此,我心也如此,不写两句,心就堵得慌。现在的伞太小,也不结实,无论你如何变换角度,最终还是湿了一身衣裳,感觉很不舒服。

 

备注:首发万家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标签: ​写作 离职 高铁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李维康

生于90年,号浮萍居士,字康龙。诗人,编剧。临汾自由诗社、简爱诗社山西分社成员。代表作品《夜诉》《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