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青春年少,爱你犹如阳光般灿烂

分享 李小静 12月9日 16:27

1929852-cbfe68c13d5d4a2e.jpg

                                                   文|李小静 图|花瓣网


01

小婉是个大眼睛,白皮肤,有海藻般柔顺的长发,性格外向的女生,笑起来眉眼弯弯,很受男孩子喜欢。她还是男生大风暗恋的女孩。

大佐是每个人青春期里都会遇到的男孩,他长得帅,唱歌好,打篮球,还是学校运动队的代表选手。他走到哪里仿佛都伴随着掌声和欢呼声。他还是女生然然的队友。

小婉不止一次听然然提起大佐,听多了就对大佐闪闪发光的事迹不以为然。虽然从未见过大佐,但小婉打心眼里瞧不起爱炫耀的男生,她暗自里想“哼,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小男生么?”

小婉的人生本来和大佐没有交集。但大佐偏偏是个热血少年,可以为兄弟大风两肋插刀。而大风从鼻涕横流的时代就开始暗恋小婉,大佐立志要把小婉变成自己的大嫂。

小婉是在埋头做语文试卷的时候,收到QQ信息滴滴的提示音,小婉点开,好友验证消息弹出来“我是大佐,加我!”

小婉呵呵的笑了,毫不犹豫的关了消息窗口。

谁知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一样,验证消息一条条发过来。

“我是然然的队友——大佐,加我!”

“我是大风的兄弟——大佐,加我!”

……

小婉被大佐契而不舍的滴滴提示音扰乱了心绪,再也做不下去试卷,索性点了通过键。

大佐的QQ头像立刻弹跳出来“大风喜欢你!我要帮他追你!朋友妻,不可欺!”

小婉盯着大佐炫酷的QQ头像,突然笑弯了眼睛,乐呵呵的回了一个“好呀。”

02

小婉和大风、然然一起坐到体育场的看台上,为在跑道上奋力奔跑的大佐大声加油。

小婉看着大佐躬身起跑,接过接力棒,把其他几支队伍的选手逐渐甩开距离。阳光倾斜下来,扑在大佐跳跃耸动的头发上,小婉突然觉得,大佐原来真的这么帅啊。那天下午的太阳火辣辣的,一下子把小婉的脸颊晒的红彤彤的,莫名的燥热起来。

大佐比赛结束,四个人去涮火锅。大佐甩开腮帮子和大风狼吞虎咽。小婉确咬着长长的筷子,仔细的把新鲜的蔬菜在清汤锅里慢慢涮,迟迟吃不下。因为下午晒了太久的太阳,燥热的气息一直没有从脸颊上褪去,心也突突突跳的很快。

火锅差不多被清空的时候,大佐突然拍拍手,“吃饱了,现在终于有力气有勇气宣布一件事了。”说完拍了拍大风的肩膀,“我,大佐,一直是为了大风可以两肋插刀的兄弟”,大佐又拍了拍小婉的肩膀,“但现在,我是为了小婉妹子可以插大风两刀的兄弟!”一句话震碎了餐桌上友好的氛围。

三个人都愣了。许久。小婉和然然扑哧笑了。大则扬起自己的拳头,对准大佐的脸就是一拳头,嚷嚷着,“嗨,我让你这个臭小子插兄弟两刀!”

爱情就是这样来的猝不及防。

如同那天下午体育场上倾斜的阳光,晒得人火辣辣,暖哄哄。

03

那一年,小婉和大佐初三。备战中考才是第一大事,早恋是禁忌的情感。但不管多忙多紧张,大佐都坚持着两天一发的幽默短信,用寥寥数语传递对小婉全部的牵挂。把对彼此的思念放在了短信里,藏在了桌边的书籍里,堆在了无穷无尽的试卷里,放在了考入同一所高中的期盼里。

中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大佐去爸妈工作的城市,手机也被没收了,两人一下断了音讯。小婉不知道大佐的中考成绩,不知道大佐在新城市过得好不好。只能一天又一天沉默等待。

小婉中考成绩挺好,如愿进入和大佐约定的学校,但大佐却名落孙山。小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每天抱着手机发呆,盯着大佐灰色的QQ头像,一遍遍翻看大佐发来的幽默短信。

时间像悬在刀刃上的丝绸,一点点被割裂成碎片,慢的让人窒息。

04

大佐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小婉上高中一周后,有一天趴在教室门口的台阶上发呆。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叽叽喳喳,“我是大佐,看我!”

“我是小婉的最爱——大佐,看我!”

九月的太阳明晃晃的,有些刺人眼。小婉感觉眼底被阳光照进去,湿润润的。

落榜的大佐辗转通过各种关系到这所学校借读,在3班。而小婉在2班。两个人之间只隔了一堵墙的距离。小婉感觉自己可以从教室的这端,感受到隔壁班大佐传递过来的呼吸声。

终于可以在一起了。终于把缠绵的思念化成了指尖上触手可及的温暖。

真正肩并肩走在校园里,大佐和小婉反而很羞涩。走在小道上,大佐喜欢走在小婉左边,小婉喜欢稍慢一步,踩着大佐的影子一步一步向前跳。

“你为什么喜欢走在我后面?”大佐问,“是不是嫌弃走在我旁边丢人?”

“你为什么喜欢走在我左边?”小婉问,“是不是嫌弃我右边脸不好看?”

“因为啊,心跳动在左边,我想感受你爱我的心跳。”

“因为啊,听说影子是爱的延续,踩着影子向前走,就可以一生一世融为一体。”

05

就像所有的情侣一样,大佐和小婉午休的时候悄悄溜出去散步,一起放学回家,尽管有时候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但这不就是青春期的爱情样子么。羞涩。隐秘。琢磨不透。

“嗨,快点!我都超过你100个台阶了,是不是猪啊!”

“你才是猪呢!这哪有100个台阶,你小学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么!”

大佐体能100分,喜欢爬山,一个爬得快,一个气喘吁吁。两个人常常站在台阶上斗嘴,惹得过往的行人微微笑。

小婉爱浪漫,爱大海的颜色和声音,常常约了大佐去海边玩耍。

两个人卷起裤管,赤着脚,踩在细软的沙滩上,看自己身后一串串的脚丫印,也能傻呵呵乐上一下午。小婉最爱卷起袖子,把海水泼在大佐身上,大佐假装发怒,但总是舍不得用水泼湿了心爱的女孩儿,只能撩起几捧水做做样子。

闹的实在累了,两个人便背靠背坐在礁石上,安静的听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一下又一下,扣动心弦。

高中时光就在大佐和小婉的甜甜蜜蜜、吵吵闹闹中转瞬即逝,高考来了,未来也来了。

在直面人生的选择时,两个人有了前所未有的分歧。

小婉喜欢大海,一心想去厦门守着大海。大佐想做软件,而福州和加拿大是他的备选。

童话故事里的爱情结局总是很美满,但生活里每天都在上演分离的残酷戏码。

06

小婉如愿去了厦门。大佐最终选择了距离更近一些的福州。从朝夕相处的情侣,到分割两地只是一夕之间的事情。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小婉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似乎放弃了对爱情最执着的追求。第一次没有约大佐,跑到海边的礁石上,默默坐了一下午。

最后默默安慰自己,不就是一场异地恋么,不过也才260公里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也许青春里的爱情啊,就是一场太过执着的彼此伤害。谁都不太想放弃自己的坚持,但谁也都不舍得先把美好的青春爱情画上句号。

大佐和小婉谁都没想到,这260公里,3个小时的车程,竟然演变成争执、沉默、怀疑的序曲。

小婉和大佐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学校门口的小辉哥火锅。在装修考究的店里,一人守着一个锅,在火锅升起的朦胧雾气中,小婉竟没有看清楚大佐的面容。

“那个,我们分手吧。”大佐迟疑着开口。

小婉呆了片刻,笑弯了眉眼,乐呵呵的说“好呀。”

这场5年的爱情,留下来的爱,两个人都还坚持的住,只是似乎没有必要再继续坚持了。分手是对彼此最好的怀念。

小婉分别给然然和大风打电话,说:“我们分手了。”

然然的吼叫差点把耳膜震碎。大风则叫嚣着要给臭小子两拳。

小婉看着小辉哥门口的人来人往,突然想起那一年运动会结束后4个人一起吃的火锅,不像小锅虽然精致但冷冷清清。大锅咕嘟嘟冒着热气,4双筷子在一起打架,抢着刚涮好的肉片,大佐和大风大喊大叫,为了兄弟两肋插刀,为了妹子可以插兄弟两刀。大佐的头发随风跳跃着,仿佛还顶着运动场上的一束阳光。

小婉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个时候的大佐,还真的挺帅的。

作者简介:李小静,广告狗、写字狂,自媒体微信公众号“有静”(youjing16),欢迎勾搭。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李小静

广告狗,写字狂,瑜伽见习生。微信公号“有静”(youjing16)

扫描关注我的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