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饕食经】会发脾气的小笼汤包

分享 合肥老饕 1月10日 10:29

说起小笼汤包,老饕自是爱的不行了。

小笼包.jpg

自打3岁那年,老爷子带我去合肥饭店第一次吃小笼汤包开始,就再也放不下这一口了。一晃三十多年了,每每想起那个吃小笼包小P孩如今已然为人父,莫名会有些伤感。不过那一个个快乐的画面总会让我忍不住的开心。突然一个画面定格:那是六岁生日那天,吃了五笼小笼汤包,撑得路都走不动了。回想着小时候吃撑得样子,笑容里却也隐藏着一丝失落。那家让我吃撑得老店已经消失二十多年了。

细数合肥,二十年前能做出地道合肥味的小笼包还真不少……合肥饭店的合肥小笼、勤丰楼的淮阳小笼、淮上酒家的淮上小笼、三孝口小吃部的小笼汤包,当然还有唯一留存至今的庐州烤鸭店的鸭油小笼,味道就今非昔比了……小时候每每跟随父母去,现去排队买上一把红头绿头的竹签,爸爸再去取菜口排队拿食物,我和妈妈则在拥挤嘈杂的店堂里,跟保镖一样看着先前的食客谁快吃完了,站着边上看着等着占位子。然后挥手高声喊着爸爸:我们在这里。 而那个小小的、冒着蒸汽的取菜口,对我来说充满了神秘感,总想找机会把头探进去,看看好吃的小笼汤包是怎么从那里出来的。

长大后天南海北的闯荡,说得上名号的小笼汤包我都尝试过了。就算在合肥,只要听说哪里有小笼汤包馆子开张都会去试试,有的做的不错、有的做的很糟、有的很快就消失了。

记得前年路过城隍庙后街,一爿不大的店面,却吃到了久违的淮阳口的小笼汤包。开放式的工艺流程,居然还有人用这种传统的手法做一笼好吃的小笼包:新鲜的馅料,比例恰到好处的肉皮冻,这是最后小笼包出品能否饱含汤汁的关键;最最关键的一条,做好的小笼包子还要冷冻降温,再上大火水开火旺八分钟……似乎这一条很久没人会这么做了。

新出的小笼汤包上桌,轻提、开口、喝汤、点醋,一口咬下去。一气呵成,暖暖的有点微烫的小笼包让人的心情也舒服起来了……不过说的这里,老饕有点火大!这家店做单店的时候不错的品质让我每周必去,后来搬迁到了城隍庙里面的美食城里,门脸大了不少但品质就只能呵呵了,如今再也不会去了。

城市的快速发展让很多东西没办法保留下来,老店和老字号一个接着一个消失了,新开的店面也因为过度商业化而忽视了品质。作为对过去的一种怀念更是一种情怀,周末早晨我都会带着家人去吃小笼包,老规矩:二笼汤包,一碗咸味羹汤,一碟凉菜。

话说吃小笼汤包是要拼人品和运气的!

如果那天去的时间刚刚好,正好赶上之前的卖完新出笼的刚端上来,恭喜你鸿运当头,赞一个!如果运气差了那么一点点,就只能表示惋惜了:僵硬的毫无滋味的“冷笼”;被水蒸气沤的兜不住底的面皮“笼底”;剩包子重新蒸过,皮软无汤汁如同嚼蜡的“回笼”……

老饕看来小笼汤包其实是有灵魂和脾气的。当我们表现出不尊重和怠慢的时候,就一定会给我们一些颜色看看,这种惩罚就是对味蕾的报复,如嚼干蜡,如鲠在喉……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