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

分享 李维康 2月18日 20:54

立志.jpg

  有志之人立常志,无志之人常立志。小时候大概还不懂得什么是志向,被问及“长大了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样的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有过不同的回答,有说过“科学家”“律师”“解放军”“作家”“演员”等等,而且有着不同的理由。过去的有些作文写多变的天气,总会说“某地或某月的天气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小孩子的情绪就像是某月的天气一般善变”(大概意思如此),都说“以小见大”,成年人的性情也是如此善变。人类的善变,一部分是内因,一部分是外因。外因说的是客观的生存环境,因为环境有胜境,险境,恶境,有些环境适合人类居住,有些不宜居住。人类生存需要特定的环境,阳光,空气,水,食物等,当人的处境不同,就会有不同的想法和行动。内因就是性格和思想,人有七情六欲,有不同的性格,来自不同的基因及独特的生理构造,就连双胞胎也都会有性格以及思维习惯上的差异。内外因等各种复杂因素的变化都会影响人的言行,因为人总会使事情向有利自己的方向发展,有些微妙的变化甚至是察觉不到的,所以才有了“无法形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受。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在变化发展,只是所处的阶段不同而已。有的变得快点,有的变得慢点。我应该是属于变化比较慢的,因为更多的时候,是被动的变化,并且带着一丝不悦。自我在喧嚣的浪潮里迷失挣扎。“变通”这个简单的词语,在我这里显得异常艰难。中国明代吴承恩著《西游记》里边写了个“七十二变”的“孙悟空”,拜了“三星洞”菩提祖师为师,三年修行了长生不老之术。可见,这般变化需要苦练多长时间,若要人前显贵,必先人后受罪。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要经受得住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磨炼。一个人,只有在背后承担苦痛,才会在别人面前足以骄傲。人生而孤独,也天生其才,终归有每个人的用处,人尽其才,这个社会才和谐。然而,当下许多人感到非常迷茫,困惑,失去方向。作家麦家写过一篇《我想重新出发,坐船去伦敦》,写道“喧嚣的时代卷走了很多人”“在这个时代的巨大的欲望面前,我败下阵来,我当了这个时代的俘虏,我成了自己的敌人并且被打败。”“欲壑难填”这大概是人的通病,我们在物质欲望的时代挣扎痛苦,找不准自己的位置。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喜剧和悲剧,能够找到自己存在方式的人是幸运的,他的人生应该是圆满的结局。当然,也有人在寻觅的路上变得麻木起来,他的人生结局应该是个悲剧的结尾。

信息爆炸.jpg

  我想象过只有一个人的世界,想象过没有一个人的虚无,寻觅一种现世之外的“宇宙”。至今我没有一套完整的模型和理论能够通向那个想起来“死寂”的空间,那个“桃花源”一般的存在。但真实的情形是,我们生活的当下的世界,不只一个人,不只一种宗教,不只一种信仰,不只一种社会形态;不同的人,不同的宗教,不同的信仰,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经济、政治、文化导致不同的生活方式,而随着时间的发展,尤其是互联网通讯技术的发展,呈现了一个“信息大爆炸”的世界,一个走在“虚实边缘”的世界。多了更多选择,也多了更多诱惑,瞬息万变的世界,虽然令人兴奋,也令人不安。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李维康

生于90年,号浮萍居士,字康龙。诗人,编剧。临汾自由诗社、简爱诗社山西分社成员。代表作品《夜诉》《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