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离婚:拜金主义与安贫乐道的撕裂

分享 李维康 3月3日 20:22


艺术总是从现实生活当中提取素材,先前冯导的《我不是潘金莲》,上映之后,反响热烈。不单单是形式上的突破,故事也是从“假离婚”事件开始铺陈,讲了“官与民”的关系,讲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李雪莲”与“秦玉河”假离婚,是因为对公职人员“二胎政策”的限制。她没想到的是“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还被污蔑为“潘金莲”,为此李雪莲一路告状从乡到县到市最后到省里,闹了不少笑话,也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类似这样的“假离婚”在现实生活中也时有发生。今天一条《百对夫妻集体离婚》的新闻实在引人眼球,这背后又是因为什么样的利益纠葛?

事情是这样的。南京高新区的一个村庄要拆迁,绝大部分民房已成废墟,居民通过“假离婚”可以从拆迁中获取高额补偿,为了多拿拆迁款,不仅年轻夫妻,连七八十岁的老人也离婚了。居民钻到了“政策”的空子,离婚后每户可多拿钱和房屋面积。居民反映“原本一户人家只能有220平米房子,离婚后能够多出来一户,多70平方米,还能补偿13.1万元。”而这种取巧的办法居然是拆迁办给村民开会的时候明确表示过的。据说此次集体离婚的江北村丁解一组有规定:夫妻俩凡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的,离婚必须满五年以上,才能按政策以两户计算。然而此时有一家法律服务所的工作人员却到村里现场办公,帮村民到法院打离婚官司,因为拆迁政策中并没有规定,在法院判决离婚不享受拆迁政策。于是法律服务所背后来“助阵”,每户收取离婚费从5000元一下子涨到15000元。

拆迁办表示,村民的行为是严格按照《拆迁文件》执行的,通过法律途径的裁决会立即生效,并且获得补偿。律师认为,“假离婚”这种为了某种特定的目的而进行的离婚也存在潜在的法律后果。原则上“这种行为是不值得提倡的”,但是“法不责众”。根本的原因还是在我们的政策层面出了问题。

我想这不只是政策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们处在一个“功利主义”盛行的当下,我们处在一个“一切向‘钱’看”的当下,我们还处在一个“多元价值观”碰撞的当下。资本在全球扩张,物价不断在上涨,民生不易,生活不易。我们在说着“中国梦”,也在坚韧的前行。在“经济主义”空前发展的时代,“安贫乐道”早已经不是一种“主流”的“文化价值”“文化现象”。通过各种途径获得利益的增长,是最大的“现实”,也最接地气。我们的主流价值观24字是什么?显然,从大街上拉一个人出来,能一字不差说上来的真的很少。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拜金主义”的“狂热”,“多元文化价值”在“撕裂”中斗争融合。我们大概过去穷怕了,现在大多数人民坐拥“百万”房产,依然觉得自己“贫穷”。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李维康

生于90年,号浮萍居士,字康龙。诗人,编剧。临汾自由诗社、简爱诗社山西分社成员。代表作品《夜诉》《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