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长避短,不失为一种智慧

分享 李维康 3月14日 21:31

徐静蕾.jpg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自古至今,从来如此。所谓的成功人士,也不都是全能的,也有自己看不透,看不懂的未知。《朗读者》第三期,徐静蕾坦然地说,自己无法驾驭老年人的题材,在这个话题上是逃避现实的。在这件事情上还没有看明白,没想清楚,如果有一天觉得自己能够想明白,能够驾驭这个题材,才会敢去触碰。

《常回家看看》,小时候一家人在一起,听得满堂欢乐。那时候,面对着城乡不对称的资源配置,许多的人背井离乡到大城市打工谋生。为了省点路费,人们都一年回去一次。直到现在,这依然是大多数人的现状。并且面临的问题更加地复杂。以前人们是为了省钱不敢回,现在更多地是因为“家”的语境发生了变化。《港囧》里边的“宝强”唱着“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过年要回家,是每个中国人都知道的”,但随着贫富差距的拉大,攀比之风的盛行。许多事业、情感不顺的乡村人不想回家,拥堵的交通是一方面,更多地是面对“有男/女朋友吗”“今年赚了多少钱”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盘问而顿感无地自容,以至于怀疑自己的人生是否“白活了”。

龙生九子,种种不同。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人除了是个社会的人之外,还应当是有着“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人,有自己独特的人格。“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这是如何地飘逸洒脱!然而,在当下的社会,处在深化改革的机遇里,也充满着种种挑战。尤其在思想文化上,与他国观念的融合总是在阵痛中完成的。“鸦片”与“炮火”叩开了中国的大门,固步自封的清庭战不过西方的火炮,落后的封建制度被资本主义殖民侵略。历史中的硝烟今不复在,只是西学东渐的余温高烧不退。如今的中国“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包容性很强,吸收了些有益的东西。现代工业的辉煌使得传统农业文明的土壤不再有更高的“熵值”,乡村变了模样,变得你不认识。各家各户的大门紧闭,围墙高筑,多了几分苍凉。如我般远游的浪子,在城市的边缘经历种种悲欢。“没有回不去的故乡,没有留不下的城市”“我想去的,能去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个地方”,向左向右必然成偶然,未知的力量驱使我们摇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

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学科越分越细,整体的模样被撕裂成碎片,一片一片地解读文化演变,最终许多成就还是要跨学科才能搞出来。一个人搞不定所有的事情,少有作家能够擅长各种题材与类型。如今所谓“自媒体”盛行的年代,被划出若干领域,于是就出现了“财经作家”“科技作家”“情感作家”。古时多以形式分体裁,如今则以内容分类别。“作家”多了更多前缀头衔,写作,早就不是少数“文学大家”的事情。如今人类的知识量浩如烟海,终其一生你都看不完浩瀚的书籍。于是,总有些书你看不懂,写书的也不会擅长所有题材和内容。“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懂装懂地妄加评判,可能招人厌烦。人无完人,不是所有的题材你都能驾驭,扬长避短,不失为一种智慧。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李维康

生于90年,号浮萍居士,字康龙。诗人,编剧。临汾自由诗社、简爱诗社山西分社成员。代表作品《夜诉》《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