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然前有险滩,我们笃志前行

分享 李维康 3月15日 23:21

工作的地方离现在的住所还是较远的,要转一辆公交,然后再步行个几分钟才能到家。每日一来回上下班,我的一天中大概三个小时在路上。今天的我和昨日没有太大的区别,下班依旧要坐一个半小时才到住所。天色已暗,读书是行不通的,我看着周围不同的人,各种面貌,各种体态。“迎面走过来一个姑娘,我多想她是你”,杭州之行回来,便一直念念不忘。再看到余秀华“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突然觉得是那么地深情,那么地真挚。“枪林弹雨”“把黑夜摁进黎明”,尤其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

“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做个物理学家能懂的比喻“从量子世界走入现实世界”。同一个粒子,在两个距离遥远不同的空间同时出现,如李连杰演过的一部科幻电影《宇宙追缉令》,电影中描述有124个平行交叉的宇宙空间,每一个空间都有一个和我们长得一模一样却各自不同生活的人。又如“24个比利”所说的“精神分裂”。针对一件具体的事,每个人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而当人们做定了一个选择,得到一些东西,也失去一些东西。当“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冒险,才能在“枪林弹雨”中前行。

“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似乎是“万劫不复”的深渊,是能感受的幸福,也是未知的祸患。福祸相依,“必不可少”的理由,有多少无奈和控诉。凡世间绝美仙境,都是危险的,如唐僧一路西行“生命置之度外”,见绝岭险江,美景无数,只觅一纸经文。又如身居高位,纵享荣华,亦伴君伴虎。

“人失手”“马失蹄”“虎落平阳被犬欺”。“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人之一生坎坷不断,麻烦不断,不过是在欲望中苦苦挣扎。人本是动物,土地,阳光,空气,食物,水,简单的住所,足以生存。然而人类的脚步已经不再缓慢,四个轮子的汽车,电力推动的列车,光电传输的信息,使得人类的一切都在跨越式地发展。没有谁能够遇见一个终极的社会,无论生态环境保护者怎样呐喊,拔地而起的高楼从未停止过扩张。人类对资源的耗费越来越多,使得不得不依靠具有安全风险的核电能量,尽管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给世界尤其是给俄罗斯人民造成严重的阴影。现代社会的声色犬马早已不再是以前怒斥的下流,而成为大众狂欢的时尚,养犬的人也成为亲近动物的善者。

70多年以前,我们的祖辈在高山,在平原,在泥泞的沼泽,为了国家的和平环境而浴血奋战。那洒下一地的赤色,如今几人记得,又有谁真正懂得。

于是我们搞863,搞科研,搞航天,倾举国之力,几代人的青春血泪,方有今日之荣耀。很庆幸生在这个把战争挡在边境线之外的中国,尽管她的儿女对她时有抱怨。是啊,长征运载火箭,神州系列载人飞船都进入了深远的太空。而我们更多基层人民还要为不断高涨的物价,过低的薪资而神情惆怅。我们大概能知道最有钱的几个人,而不知道更多平凡人民的光辉。父辈曾经说着“革命分工不同,都是阶级兄弟”,而如今贫富差距的分化,使得社会的天平早已倾斜,许多人被“物质的欲望”这只美丽的蝴蝶引入歧途。人类社会的进步也总以路线的失误为契机,修正历史的航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纵然前有险滩,我们笃志前行。只要心存希望,我们都会成为温暖他人的一米阳光。一个经历过抗战的老兵,总在飘扬着五星红旗的地方闪烁泪光,尽管他的儿女也时有抱怨日子的辛劳,梦想在荆棘中破灭。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李维康

生于90年,号浮萍居士,字康龙。诗人,编剧。临汾自由诗社、简爱诗社山西分社成员。代表作品《夜诉》《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