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己撕裂的虚伪

分享 李维康 3月16日 23:24


我是个自制力很差的人,一个很懒惰的人,来我这里参观过的A先生、B先生、C女士已经习惯了我这个脏乱差的空间。屋里仅有两幅打印出来的字画,一副上写“求知”:人之学渴而饮河海,大饮则大盈,小饮则小盈。大观则大见,小观则小见。语出宋人王应麟《困学纪闻·诸子》。意思是是说,人们学习就好像渴了在江海中饮水,多饮则得到较大的满足,小饮则得到较少的满足。指人们学习的收获多少,取决于自身求知欲的大小。如今学习的途径早已不局限在纸质的书本教材上,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得知识和信息的载体得以延伸。然而,在网络上获取知识,除非高度地专注,否则瞬间你就忘记了自己打开电脑,打开手机原本是要干什么。

从开始使用手机的那天起,从我开始上网的那天起,踏实读书的日子就一去不返了。你总是等着某人的消息,等着他的电话,短信,消息,你总怕错过一些当时对你来说特别重要的事情。在学校的环境,你还能安心读两本书,当你走近社会,工作使得你焦头烂额,你忙于工作,忙于应酬,忙于赚钱,下班大半时间在路上堵着。到家了你只想要休息、娱乐,看书逐渐成为一件苦差。浮躁不安的心,被各种琐事耗费心神。有时候不是不想看,而是你的精力早已被琐碎消磨,你的大脑在从一个酒桌上下来就变得晕晕乎乎的,回家一屁股就躺下睡着了。有时候想想坚持写没人看的牢骚,在对世界的质疑中颓废,到底有什么因由。也曾考虑过风水,房间是背阴的,可能阴气太重。

朋友说以前的住所没开窗,白天不开灯与晚上没有区别,伸手不见五指。而在那样的狭小空间她看书学习,写了很多东西。同样的环境我也曾住过,那是2013年在北京。三年来,大半的时间看了电影、电视、综艺。有的时候看一宿,只在剧里才能满足现实的空虚。从小身体不是太好,母亲娇惯。干点体力活就磨洋工。在庄稼地干活也卖过蛮力,总不持久,总想一下子就把所有野草拔个精光。总想像孙猴子一样,使个仙法,把所有玉米都收了。童年的我深深被电视里的声音所吸引。那时喜欢的歌者现在依然喜欢,只是已白了头。喜欢冯巩的相声,喜欢潘长江的小品。也喜欢在文字的世界徜徉,于是有了一颗文艺的心。总以为电视演绎的生活才叫真实。因为家庭条件,以及孤僻、自负、自卑的多重心理,没学到什么东西。毕业北漂了近一年,徒劳一年光阴,但回想那时的时光,也是一种美好。只可惜没有坚持,只是见过几个明星,知道了什么叫群头,什么叫群演,知道他们等一场戏,要等很长时间。只是导演不像我想象的那个样子,剧组也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有些东西写出来,有悖理法。也就保持了沉默,尽量营造一种和谐。渐渐就无话可说,空洒了一腔热血。因为不顺的理想,一些恶习缠身,竟没有纪录下些值得参考的文字。我的所谓诗,不过自己随意写写,偶有自觉不错的,也因此拿到过一笔稿费。我的灵感多半因为一个姑娘,只是如今也没有这个感受力了。想说却还没说的还有很多,如今慢慢地在文字里倾泻,告诉一两个还算是同道的朋友。做了多年同学,日子匆匆流过,终于没有任何面具可做装饰。撕裂自己的虚伪,看到一种令人生厌的惰性。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李维康

生于90年,号浮萍居士,字康龙。诗人,编剧。临汾自由诗社、简爱诗社山西分社成员。代表作品《夜诉》《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