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到帐且合法的提成款项,北京仲裁委枉法裁决要求退回

分享 浮华 6月5日 15:56

【导语】

同一个合同案件纠纷,北京仲裁委竞然进行两次仲裁裁决,且竞然通过两次仲裁的多次枉法裁决,竞将《(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中的申请人2015年度“已到帐且合法的提成款项,枉法裁决要求退回给被申请人”!

6月1日上午,《(2016)京仲字第2370号仲裁案》被申请人法人代表接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电话,被告知“6月6日上午9:30时,北京仲裁委《(2016)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不予执行一案”开庭。《(2016)京仲字第2370号仲裁案》被申请人法人代表致电“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要传票,并说可以派人去取“受理通知与传票”。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则告知《(2016)京仲字第2370号仲裁案》被申请人法人代表“没有开庭传票”。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是否会依法裁决“北京仲裁委的《(2016)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不予执行一案”?“已到帐且合法的提成款项”还会要求退回吗?敬请关注!

《(2016)京仲字第2370号仲裁案》被申请人申请“不予执行《(2017)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仲裁裁决理由如下:

一、《(2017)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认定事实——“销售提成比例为40%,税金按10%扣除”证据不足。

(一)、《(2016)京仲字第2370号仲裁案》被申请人提交证据,推翻了“《(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中认定事实——“销售提成比例为40%,税金按10%扣除”。《(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中认定事实——“销售提成比例为40%,税金按10%扣除”不能作为《(2017)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认定事实——“销售提成比例为40%,税金按10%扣除”的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有关生效裁决作为证据使用”之规定,已为仲裁机构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是无需举证证明的事实。但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已为仲裁机构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的除外。即只要当事人提供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已为仲裁机构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则该“被仲裁机构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2016)京仲字第2370号仲裁案》中,被申请人提交的“《2016年2月16日被申请人法人代表发给申请人总裁、董事长的邮件》、《被申请人法人代表与申请人总裁2016年2月18日、19日  QQ  聊天记录》、《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等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章第三十三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第(四)款规定”等法律证据,以及仲裁庭在枉法裁决《(2016)京仲字第2370号仲裁案》被申请人2015年度“销售提成比例为40%,税金按10%扣除”过程中故意违背的事实,共同推翻了仲裁庭在“《(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中枉法裁决认定事实——提成比例为40%,税金按10%扣除”。

(二)、《(2017)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中认定事实——“提成比例为40%”主要证据不足。

《(2016)京仲案字第0445号仲裁案》中,《2016年2月16日申请人法人代表发被申请人总裁、董事长的邮件》是一封申请人以“以和解为目的”发给被申请人的电子邮件。《2016年2月16日申请人法人代表发被申请人总裁、董事长的邮件》、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七条规定,共同推翻了《(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中,北京仲裁委仲裁庭将《2016年2月16日申请人法人代表发被申请人总裁、董事长的邮件》枉法裁决“该邮件在其后的诉讼中,作为对申请人不利的证据”。

图一.png

图一:《(2016)京仲案字第0445号仲裁案》中,申请人法人代表2016年2月16日发给被申请人总裁、董事长电子邮件截图

《(2016)京仲案字第0445号仲裁案》中,《2016年2月16日申请人法人代表发被申请人总裁、董事长的邮件》,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章第三十三条规定,共同推翻了北京仲裁委仲裁庭枉法认定“《2016年2月16日申请人法人代表发被申请人总裁、董事长的邮件》”是书面形式的电子邮件合同。

在《(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第7页中,北京仲裁委仲裁庭故意隐匿并违背《2016年2月16日申请人法人代表发被申请人总裁、董事长的邮件》如下这两段文字所呈现的事实“我看好XX中国!王总、陈总是我的恩人!有关我司品牌中国2015年度招商奖励之事,春节期间我花了很长时间与我先生沟通,他最终勉强同意我的意见: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既然我说了,我就会信守承诺,来和平处理这件事情”,以及“现将我司2015XX中国年度招商奖励核算表发给您与陈总,请王总、陈总审核,并尽快回复”,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一条之规定,电子邮件属于书面形式的一种,枉法裁决“申请人、被申请人双方已就2015年度提成比例及年度奖金问题重新达成一致,即仍按本案合同第二条约定执行,即申请人2015年度销售提成比例为40%”。

图二.png

图二:《(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中第7页“关于2015年度提成比例及年度奖金”截图

《(2016)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中第7页《2016年2月18日、19日被申请人法人代表与申请人总裁的QQ聊天记录》与第12页“(一)仲裁庭对证据的认定》”,证实仲裁庭对《2016年2月18日、19日被申请人法人代表与申请人总裁的QQ聊天记录》的真实性认可。

《2016年2月18日、19日被申请人法人代表与申请人总裁的QQ聊天记录》中QQ聊天记录内容全文所呈现的事实——“‘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根本未就“2015年度提成比例及年度奖金问题’重新达成统一”,也推翻了“《(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中北京仲裁委枉法裁决申请人与被申请已就2015年度提成比例及年度奖金问题重新达成一致,即仍按本案合同第二条约定执行,即2015年度销售提成比例为40%”这一生效裁决事实

图三.png

图三:《(2016)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中第7页《2016年2月18日、19日被申请人法人代表与申请人总裁的QQ聊天记录》

(三)、《(2017)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中认定事实——“税金按10%扣除”主要证据不足。

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中的“共同承担各自所得税金(税金8%)”推翻了“《(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中北京仲裁委仲裁庭在“隐匿足以影响案件公正裁决的证据——《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中‘税金8%’的前提下,枉法裁决核算申请人2015年项目销售提成前“税金扣除比例为10%”这一生效裁决事实

图四.png

图四:《(2016)京仲案字第0445号仲裁案》,被申请人于2015年4月30日向其渠道合作伙伴签发的“强制式、格式化、通知式”要约合同。

《(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第二章第(二)节第3款(关于税金的约定,裁决书第7页、8页)中如下文字描述内容:仲裁庭注意到,本案合同第二条第7项3)约定:税金按10%扣除,结合被申请人2015年度签发的《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第3,该税金为双方共同承担各自所得税金,与本案合同第三条第6项约定的“各种往来税金”不同,是就双方各自所得税金的承担所作的约定。

北京仲裁委仲裁庭在“《(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第二章第(二)节第3款(关于税金的约定,裁决书第7页、8页)“关于2015年度提成比例及年度奖金”中,“故意隐匿足以影响案件公正裁决的证据——《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中“税金8%”,故意伪造“‘《三大活动项目·合作协议》中税金按10%扣除’是《(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认定事实——‘销售提成比例为40%,税金按10%扣除’证据”的证据。

图五·1.png

图五·2.png

图五:《(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第二章第(二)节第3款(关于税金的约定,裁决书第7页、8页)截图

二、《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是《要约合同》,是申请人在 《(2016)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中提出的“新事实与新理由”。《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要约合同中“提成比例为45%,共同承担各自所税金(税金8%)”是直接证据,且该证据的证明力比“《(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中枉法裁决认定事实“提成比例为40%,税金按10%扣除”这一间接证据的证明力大

(一)、《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是《要约合同》,是申请人在 《(2016)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中提出的“新事实与新理由”。

《(2016)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中,本案申请人详细阐述并论证了被申请人签发的《要约》——《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是《要约合同》的法律依据。详情请参阅本案申请人在《(2016)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中提交的“《关于对申请人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中的第2页与第3页,《答辩书》中的第1页与第2页,《代理词》中的第1页、第2页、第3”。

图六.png

图六:《(2016)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被申请人提交的《关于对申请人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中的第2页与第3页

图七.png

图七:《(2016)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被申请人提交的《答辩书》中的第1页与第2页截图

图八·1.png

图八·2.png

图八:《(2016)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被申请人提交的《代理词》中“第1页、第2页、第3页”截图

(二)、北京仲裁委仲裁庭在《(2016)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中,“故意隐匿并违背影响案件公正裁决的证据——‘《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是《要约合同》,是被申请人在《(2016)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中提出的新事实与新理由’”。

《(2016)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第13页“关于年度销售提成款的核算方法”中,北京仲裁委仲裁庭“故意隐匿并违背影响案件公正裁决的证据——‘《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是《要约合同》’,是被申请人在《(2016)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中提出的新事实与新理由

图九.png

图九:《(2017)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第13页“(三)关于年度销售提成款的核算方法”截图

(三)、《要约合同》是合同的一种重要形式,《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要约合同是本案申请人在《(2016)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中提出的“新事实与新理由”。然而,在《(2016)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第12页“关于本案合同的效力”认定中,北京仲裁委仲裁庭却未对“《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要约合同”的法律效力进行任何认定。

图十.png

图十:《(2017)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中第12页“关于本案合同效力”截图

(四)、《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要约合同中“提成比例为45%,共同承担各自所税金(税金8%)”是直接证据,且该证据的证明力比“《(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中枉法裁决认定事实“提成比例为40%,税金按10%扣除”这一间接证据的证明力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第(四)款“直接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

《(2016)京仲案字第0445号仲裁案》中被申请人已按其签发的《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要约合同中的承诺“提成比例为45%,共同承担各自所税金(税金8%)”核算并实际已履完向“申请人支付完2015被申请人相关销售项目提成款项”。因而,《关于2015年渠道提成制度调整通知》要约合同中“提成比例为45%,共同承担各自所税金(税金8%)”是“合法的、并实际已按此履行完支付销售提成款项义务”的直接证据,且该证据的证明力比“《(2016)京仲裁字第1192号裁决书》中枉法裁决认定事实“提成比例为40%,税金按10%扣除”这一间接证据的证明力大

图十一.png

图十一:《(2017)京仲裁字第0463号裁决书》第13页“关于年度销售提成款的核算方法”截图

北京仲裁委仲裁庭在“《(2016)京仲案字第0445号仲裁案》、《(2017)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两仲裁中的多次令人发指的枉法裁决行为,严重损害了《(2016)京仲案字第0445号仲裁案》中申请人的合法利益。请各位朋友,特别是律师界的朋友多多点评北京仲裁委仲裁庭的枉法裁决行为。你的一次点评,一次转发,就是维护《(2016)京仲案字第0445号仲裁案》申请人合法利益的巨大力量!

为澄清并公开“《(2016)京仲案字第0445号仲裁案》、《(2017)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这两个仲裁案的真相,《(2016)京仲案字第0445号仲裁案》申请人即《(2017)京仲案字第2370号仲裁案》被申请人将陆续推出如下枉法裁决专题报道,敬请大家关注与点评!

1、北京仲裁委:这是书面形式的电子邮件合同吗?

2、北京仲裁委的“天价仲裁费”

3、 北京仲裁委仲裁庭竞在《裁决书》中伪造证据

4、 北京仲裁委仲裁庭的奇葩枉法裁决

5、 北京仲裁委多收的案件仲裁费,当事人应该怎么办?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