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市一43年的老村支书遭此不公,村支书们愤怒了

分享 浮华 7月14日 17:58

43年,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几乎把全部精力放在村子的建设上。呕心沥血,励精图治,把一个脏乱差的“草房村”,建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省级文明村。

  43年,他先后获得的优秀共产党员、县人大代表、县劳动模范、十佳优秀村干部、创建明星村先进个人等荣誉证书、奖牌、奖杯近百个。

  43年,他没有钱像其他一些人一样在市里甚至杭州买别墅,仍然和村民住着不多一平米的统一住宅。

  43年村支书生涯结束后,陈建江和一些村民谎称陈阿坤贪污几千万元到政府上访,政府委托审计部门审计后,陈阿坤没有将村集体的钱装进自己兜里,却为麒麟村积累了1.4亿的净资产。

\

  从1974年开始担任村支部书记,到2017年3月卸任。这位任职43年、年过70的耄耋老人——村党支部书记,先后陪伴了15届镇书记。这个老人就是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杨汛桥镇麒麟村党支部书记陈阿坤。

  为整治村庄脏乱差得罪人,卸任后被诬告

  2017 年3月份村委换届,70岁的陈阿坤卸任。

  得知今年3月份村委换届,麒麟村一部分人觉得报复的时候到了。为让陈阿坤下台,从2016年9月份开始,以麒麟村村民陈马坤、陈建江为首,鼓动曾经在村庄建设中不得不服从村庄建设规划的村民,数次到政府谎称陈阿坤贪污数千万元进行告状。据知情人透露,组织者陈建江的违规建房因为不符合村庄住宅统一规划曾经被拆。

\

\

  许多不明真相的村民受那些妄图想当书记、村长来享受已经雄厚的村级集体经济利益的不良人士蛊惑,贪图眼前利益,以尽早瓜分集体资产,于是,在一些人的暗中资助下多次组织上访、无端举报,甚至围堵政府有关领导,逼迫调查老书记。

  鉴于这种情况,柯桥区政府组成工作组,到麒麟村把所有账本收走,交由政府委托的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会计事务所对2000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的村级账目进行了严格审计。经审计,至2016年9月底,麒麟村净资产1.402亿,其中银行存款3264.94万元,固定资产5469.43万元,在建工程3993万元。

  审计也发现发现一些问题不符合县和镇里的有关文件规定,账目不规范,村干部车贴未见超支……但是,在麒麟村财务问题的调查通报中,未见陈阿坤书记贪污受贿的字样。

  知情人表示,陈阿坤在担任村书记期间,不存在任何经济问题,所有村里的重大事项均经村民代表签字同意。

  陈阿坤没有审计出重大问题,麒麟村妇女主任兼出纳员洪国芳却被抓了起来。账都查完了,结果都公布了。是否还能从出纳员洪国芳身上查出问题,是个悬念。

  麒麟村财务问题的调查通报称,有挪用资金问题,经了解,村里当初挪用的150万元,当即即予以归还。按照挪用公款罪的司法解释(挪用公款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挪用数额较大、超过3个月未还的行为),该款项不符合挪用公款罪的犯罪要件。

  陈阿坤尽管功勋卓著,被其他村和他共过事的村书记、村主任称之为“对党有功劳”的村官。但是,似乎为了“平民愤”,2017年6月29日,这个年近花甲的老人仍然以挪用公款的罪名被拘留了。

  陈阿坤书记被拘留消息传出后,周围村许多了解他的村支书、村主任们拍案而起,愤怒不已:“为党工作流血流汗一辈子,又要让老人流泪,天理何在!”

  为整治村庄脏乱差得罪人,卸任后被诬告

  麒麟村是浙江省省级文明村。

  1992年4月,正处于撤区并镇撤乡时节,浙江省绍兴县杨汛桥乡与江桥镇合并为杨汛桥镇。

  刚担任村书记时,村名叫塘家桥,后来改为麒麟村。

  在陈阿坤任职村书记的43年的生涯中,创办了很多企业,至今村集体净资产有1.4亿,这在整个绍兴市甚至浙江省也很少见。整个村庄像花园一样,每一条街道非常干净,一尘不染,全村村民居住楼房整齐划一,漂亮大方。各种公共设施一应俱全。

  陈阿坤和两委成员领导下麒麟村,2005年被国家建设部列入全国新农村建设四个试点村之一。陈阿坤注重精神文明建设,高起点实施村庄规划,先后建起村文化中心、文化广场、文化家宴中心,特别是文化中心,里面阅览室、录像放映室、台球室、棋牌室和多功能厅全部齐备。同时,他带领村民整治违章建筑,美化居住环境,改造公路交通,改善自来水设施。现在是著名的浙江省文明村。

  陈阿坤多次被选为县人大代表、县劳动模范、优秀共产党员、十佳优秀村干部、创建明星村先进个人。收藏的证书、奖状、奖杯达上百个。

\

  有良知的村民们说,陈阿坤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正月初一,几乎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村庄的规划建设。为了使村庄符合村镇规划建设要求,让村子变得更美,让村民住房质量有保障,他既像一个工程监督员,又像一个建筑工人。像建造自己的房子一样,把每一分钱用到实处。

  按照村镇规划,一些村民原先的住房不符合要求,要进行改造,这势必会引起不满。但是,他们最终又不得不服从村庄住宅统一规划的大局,这就为陈阿坤卸任遭到报复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当很多人在市里甚至省会城市杭州买了别墅的时候,他的家庭住房仍然是全村统一的三层民居,面积和村民的一样大。

  陈阿坤一直对自己约法三章,从不接受百姓吃请,不收受礼品。

  眼下,陈阿坤的遭遇在当地成了一个热门话题。不少村委领导对此也深感不满,却慑于个别官员的淫威而敢怒不敢言。

  周围村村领导和很多村民在对陈阿坤的遭遇感到震惊的同时,认为某些村民的上访纯粹是打击报复。柯桥区一位企业家说,谈起陈阿坤书记被拘留,一些有正义感的司法干部也表示强烈不满。

  邻村一位村委领导说,这样对待一个干了40多年的老书记,以后村里的工作没法干了。

  老书记儿子陈国军背着纺织厂遗留的债务创业

  1980年,陈阿坤带头拿出5000元,又向村民筹措50000元,买了23台织机,办起唐家桥宏宇纺织厂,从此打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传统农村生活,步入经济发展快车道。经过几年努力,企业发展成为拥有300台织机、1638万元固定资产、年创汇250多万美元的规模企业。2003年,他又审时度势,领导村民投资1000多万元,建造3万多平米标准厂房,吸引近30家企业落户。2013年,全村税利达500多万元,村民人均收入22000元。

  2003年,村里将村办企业塘桥纺织厂改制给了陈阿坤的儿子陈国军。改制的形式只是将债务和企业名称给了陈国军,土地和厂房仍然属于村集体。改制时,塘桥纺织厂尚有560万元银行贷款,需要由儿子陈国军负责偿还。这种将债务由接替人承担的改制形式可以说是一个特例,但是为了村里的发展,也是对父亲工作的支持,陈国军认了。

\

  塘桥纺织厂的560万银行贷款是纺织厂用土地和厂房做抵押贷的。后来,陈国军在生产经营过程中,需要增加流动资金,扩大再生产,又向银行增加了140万元贷款。这样,总共欠银行贷款700万元。

  2014年,因为建树人大学,纺织厂被征用,镇人大主任向陈阿坤要土地证,陈阿坤说,土地证抵押在银行里。陈阿坤找到银行,银行说,没有归还贷款不能给土地证。

  银行给陈阿坤想了个办法,村里可以用存单做抵押,换回土地证。于是,村里便把800万元质押到了瑞丰银行,换回了土地证。存单质押事项也由村民代表签了字。

  企业老板在谈及麒麟村的富有时,特别羡慕。

  据杨汛桥群众梳理,杨汛桥已经不再是昔日的辉煌。如今原有的十几家集团多半已经破产。规模型企业100多家,小规模企业1200家,现在已经存在不多。他们说,企业发展除了自身的努力外,也要有政府的支持。现任的区镇领导对实体企业缺少应有的关怀。

  麒麟村陈阿坤书记的遭遇会在村级领导中产生怎样的影响,有关部门究竟会怎样对待他,怎样处理,媒体将继续关注。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已有1人参与评论 ,查看更多>> 最新评论

2017-7-15 08:41 塘家桥 通过万家热线发表

小编不明白事情真相,捏造事实,将正常上访群众说成“刁民”,为贪污份子开脱。一篇极不负责任的文章,颠倒了黑白。陈阿坤已经被刑事拘留。相信政府会给老百姓一个公道,

顶 (6) 踩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