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现在就在!

分享 觉小墨 7月18日 12:45

1500214483.jpg

小北对着那本日记沉默良久,不愿打开,也无意收起。忽的一阵风吹过窗棂,便轻声念了一句:“但愿人常在,千里共婵娟。”

小北念完,便苦笑着收起笔记。

小北走出书房,绕着偌大的房子转了一圈,再溜到厨房,便无奈地说了句:“还是叫外卖吧!”

拿出手机翻了半天,还是果断地拿起了遮阳伞准备出门。走到门口,皱起眉头:“不化个妆吗?”

说完又扬起嘴角:“化妆给谁看?”

小北刚出门,便后悔了。天气实在太炎热,连风吹来,都带着一股浓浓的暑意。

小北望着小区门口人来车往的马路,沉思了片刻,便给闺蜜媛媛打了个电话。

媛媛怎么都没想到,小北要请她吃饭,吃的竟然是火锅!那家店是小北以前经常去的,不知怎的,好像随便走走,就能来到火锅店门口。媛媛很是善解人意,小声问道:“怎么?想他啦?”

小北倏地红了眼睛,一颗泪珠夺目而出:“想他作甚?我们今天是来吃饭的,要高高兴兴地吃!”

“你呀,就是死要面子。”

“好啦,吃饭!”小北抹掉眼泪,问了句:“要不要喝点酒?”

酒过三巡,小北的身后便新上了一桌客人。媛媛向小北使了个眼色,小北便回头望了一眼。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帅哥映入眼帘,彼时,小帅哥也抬头望了她一眼。

“有意思吧?”媛媛坏笑。

小北无奈地摇摇头:“长得帅有什么意思?中看不中用!”

“那你要多中用啊!”媛媛不由得笑出了声。

小北顺势夹起一块南瓜饼塞到媛媛的嘴里:“让你满嘴跑火车!”

媛媛一边嚼着南瓜饼,一边捂着肚子说:“艾玛,不行了,我笑得肚子疼!我要去上个厕所。”

小北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便觉得脸上有点烫了。不多时,便见那位小帅哥走到自己的面前。小北看得真切了,的确挺帅!

“美女,加个微信呗。”

小北眨巴了一下眼睛,便决心逗一逗这个小鲜肉。

“来,靠近一点。”

小帅哥俯下身子,小北便伏在他耳边轻声问道:“你几分钟啊?”

小帅哥立马心领神会,不假思索:“20分钟吧。”

“那我告诉你,我老公可比你厉害多了,他2个小时。”

小帅哥站直了身子,哆嗦着揩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便战战兢兢地回去了。

小北一脸得意地笑着,媛媛回来,一脸疑惑:“怎么了?”

小北醉意朦胧地回到了家,等媛媛走后,便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情绪,趴在床上痛哭起来。

小北翻出手机,犹豫了半天,终于决定给他发一条消息:在在,明天我去找你,好么?

她的在在没有理会她,好似永远也不会再理会她似的。

小北静静地等待着,一边哭,一边跑到书房,打开抽屉拿出了那本日记。翻到最后一页,便再也抑制不住眼泪的决堤。小北坐在地上,一直坐到了天明。

这次小北真的下定决心了。买了张火车票,便背上背包匆匆踏上了旅程。

来到他的城市,小北显得无比欢快。她又给在在发了条信息:我到了,你不必来接我,我知道你住在哪里,小北才不是路痴呢!

来到在在的家门口,整理了下心情,便敲了下门。开门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阿姨,阿姨一脸疑惑。

“请问在在在家吗?”

话音刚落,便见阿姨脸面露悲情。阿姨带着小北参观了在在的卧室,里面似乎干净得一尘不染,物品也都陈列得十分整齐。小北望见了在在的一张登山的照片,便拿在手中,沉默许久。

晚间,在这座城市转了一圈,小北便又坐上了回程的火车。一直到上车前的一瞬,小北都是隐忍着,坐在车上再拿出照片,便捂住鼻子痛哭起来,喃喃念着:“在在,在在,我的在在!”

小北第一次听到在在的名字,便随口说了一句:“但愿人常在,千里共婵娟。”

在在立马更正:“那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小北笑得合不拢嘴。

小北和在在是在一次旅游时偶遇的。那时在在因为导游欺骗消费者的事而与导游争吵,引起了众人围观。这位导游便是小北的同事,小北不得不出面调解。两人便是这样相识了。

偶遇本来就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再加上两个人又不在同一个城市,修成正果的希望便显得更加渺茫,好在两情相惜。在在在这个城市逗留了一年多,便是这段时光,让小北永生难忘。

每带团时,在在都会仔仔细细地的把小北的行李装好。第一次装行李时,小北还戏谑地问:“你会装行李吗?”

“请大人检查!”在在恭恭敬敬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检查完之后,小北惊呆了,在在的行李装得甚至比自己的都要好。自那以后,在在便成为了小北的御用“装包”师。

一日出门,在在从背后抱住了小北:“等我赚的钱够多了,就不用你跑了!”

听到这里,小北不禁红了眼眶:“知道了小傻瓜,我走了,不要做坏事哦!”

在在点点头,小北便转过头,在他脸上轻轻一吻。

第二天晚上回来,便见在在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小北静静地站在门口,直到看见在在把飘香四溢的晚餐端上餐桌。那一刻,她竟感动得热泪盈眶。

“在在的厨艺也十分精湛呢!”小北一边吃着菜,一边幸福地笑着。

“是吗?那我们以后开个餐馆怎样?这样你就不必天天往外跑了。”

小北连连点头。

夏天渐渐地过去了。金秋便是旅游旺季,小北在家的时光便更少了。一日在在正在家中写着策划,写到一半,便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便见到一位捧着花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

“请问是林小北家吗?”

在在点点头,便问:“什么事?”

“麻烦把这个转交给她。”

在在接过花,花里面还藏着一张卡片。在在拿出卡片瞄了一眼,是一封酸到牙根的情书,落款是阿枫。在在皱起眉头:“你是阿枫?”

中年男子摇头:“我就是个送信的!”

在在刚要开口,中年男子便转身离去了。

三天后,小北回来了。还未等在在问,小北便解释说那是个傻叉神经病,让在在不要理会。在在一言不发,小北便噘着嘴说:“好啦好啦,我跟你坦白还不行吗?那个是我妈给我介绍的对象,我不喜欢他,但他却死皮赖脸。”

在在很快露出了原谅的笑容,愉快地说了一句:“我去做饭!”

小北一把拉住了在在:“我们去吃火锅吧?”

在在点了点头,便蹲下来说:“小北,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你妈吧?”

小北捂住了嘴,激动道:“真的吗?”

在在认真地点了点头。

天气愈渐寒冷了。那晚冷风呼啸,在在窝在书房里写着日记,小北站在背后偷看了许久。在在一转身,便吓得紧忙捂住了日记。

小北提高了嗓门:“哦,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个形象!”

在在一脸惊恐:“不要断章取义,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可能还不如这个……”

说完便抱着日记跑了出去,小北一路追进卧室,捞起一个枕头便开始了枕头大战……

两个人都玩得累了,房间里乱成一片。小北突然骑在了在在身上:“抓到你了!——”

在在猛地翻了个身,一脸坏笑:“是我抓到你了!”

小北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在在便轻柔地在她的嘴唇上亲吻起来。

第二天出门,便看见了门外白茫茫的大雪。小北带着在在去见爸妈了,双亲对在在的长相和人品都很满意,唯一不如意的就是家世。小北的妈妈明确表态:小北是家里的独生女,除非在在来这里,否则一切免谈!

一路回来,在在没有一句言语。到家门口的时候,在在才开口:“马上就要过年了,跟我回趟家吧?”

小北抬起头,已是泪湿满颊。在在轻轻抹去了她脸上的泪花,便把她的头埋在怀里。

小北最终没有跟在在回家,因为节前,便听到了父亲病重的消息。在在跟小北一起细心照料着父亲,深夜,小北发现在在的手机闪了下屏幕,打开一看,方知是在在的母亲发来的短信:再不回来就别回来了!

小北推醒了在在,轻声说:“你还是赶紧回去吧,省得爸妈担心。”

在在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望着小北,竟是无言。

第二年,在在回来了。再见面,整个人却清瘦了许多。其实小北已经猜出来了,在在的父母并不希望两个人在一起,因为他们也想把儿子留在身边。

在在认真地说:“等我再劝劝他们,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再看他那张憔悴的脸,小北便满是心疼。

再过两月,便是春暖花开。小北升了职,成了一个小领导,再不用天天往外面跑了。在在再一次回家,跟家人摊牌,这一次就再没回来了。

一个星期后,收到他已结婚的消息。霎时间,小北便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从在在的城市回来以后,小北便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之中。她的心底也充满了无尽的怨恨:如果当时我坚持一下,跟他回去。或许他就不会被父母逼死了……

小北忽的想起了什么,便又买了一张车票回去。在凉凉的晚风中,小北无言伫立在在在的坟前。

“说好的‘但愿人常在,千里共婵娟’呢?”小北苦笑着,接着又自己补了一句:“不要你纠正呢,我要你,现在就在!”

本故事纯属虚构!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已有2人参与评论 ,查看更多>> 最新评论

2017-7-24 17:15 juexiaomo 通过万家热线发表

could be never

顶 (0) 踩 (0) 回复

2017-07-18 23:01 曹律18956580798 通过安徽资讯客户端发表

now or never

2017-7-18 23:01 曹律18956580798 通过安徽资讯客户端发表

now or never

顶 (0) 踩 (0) 回复

觉小墨

自由撰稿人,新浪微博@觉小墨

扫描关注我的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