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思传

分享 觉小墨 9月8日 12:56

微信图片_20170908124151.jpg

01

这夜好似没有尽头了。凉风掠过耳边,风里有个小人儿似的,喃喃细语着。也许正是这一阵凉风,才使得这仲夏的暑意退去了大半吧。

菲菲睁开了眼睛,便是在漫无边际的草原上奔跑着,风很舒爽,阳光也十分温和。

她的身体宛若轻鸿,飘然欲起,却又被这大地的引力给牢牢地束缚着……尽管如此,菲菲依然沉浸在这美妙的感觉中。

飞过一座山坡,便是自己所在的城市了,望着这繁华的都市,菲菲竟然有些惆怅,这座城市好像有些陌生了。周围明明是平原的啊,怎么忽然变成了草原?但这一切太真实,让人感觉不到半点虚假。汽车缓慢行着,行人三五成群,整座城市像是一个安详的老人。

菲菲站在山坡上遥遥望着,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学校。菲菲兴高采烈地跳下了山坡,跳下去的那一瞬,她突然感觉山坡高了许多。但她的身体却轻飘飘地浮在了半空,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踩着空气,越飞越高,终于踩着树梢,一路飞到了教学楼前的广场。可落在地上,再怎么跳,也飞不起来了。

好似快要上课了,同学们都抱着书往教室里面走。菲菲试着跟前面的两个女生打招呼,可对方并不理睬,扭头就走掉了。菲菲转过身,发现身后是三个流着口水的男生,她有些害怕了,转过身就要跑。可再看前面,有些同学的身体已经变了形,开始异变成可怕的怪物,他们形状各异,有的像丑陋的荆棘、有的像长着无数三条鼻子的大象、有的像长着无数蛇尾的头发怪……菲菲环顾四周,许多人都已经变成了怪物,没有变成怪物的,都被怪物杀死了,有的被砍去了头颅、有的被无数尖牙穿透、有的被绞成肉泥……怪物们渐渐地靠拢过来,自己无处可逃。

菲菲努力地跳跃着,可任凭她怎么努力,却都飞不起来了。终于,她的身体再次变得轻盈,她猛地窜到空中,紧张地踩着空气往上飞着,而地上的怪物也都聚集到了一起。菲菲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她害怕自己的身体再次变得沉重而掉下去,可骇人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伴随着尖叫声,菲菲清醒过来。窗前阳光初进,窗帘随风摇曳。菲菲这才知道,刚刚只是一场噩梦。

菲菲洗漱完毕,便要抱起书去上课,经过客厅,发现了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便冷漠地拿起打火机烧掉。那晚回来,菲菲挨了母亲的打,鼻青脸肿的她没有接受母亲怒气消解后的抚慰,而是把自己关在了房里。

菲菲不哭也不闹,只是静静地对着空气发呆。

不久后,菲菲再次沉入梦乡。跟昨晚的梦几乎一样,只是在掉下去的那一瞬,她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又带上了天空。再次睁开眼,才知道是一个帅哥。他的确很帅,但他的脸上好像永远也没有喜怒哀乐。

“想要掌握飞行的技术,你得学会随心所欲。”男孩不紧不慢地说道。

“怎么,随心所欲?”

“去做你想做的一切!”

“你是谁?”

“他们都叫我皮思,你也可以这么叫。”

“皮……”菲菲还未喊出来,便被闹铃振醒了,醒来之后还喃喃道,“去做你想做的一切?”

菲菲来到客厅,才发现母亲已经出门,桌上放了早饭和一张纸条。

电灯昏暗无光,空气一片寂静。菲菲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或许只是等待自己清醒过来。菲菲走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才发现水声大得出奇,对着镜子,看见自己脸上的淤青还没消退,头发亦是凌乱不堪。菲菲试着用围巾遮住自己的脸,遮了半天,再也忍不住眼泪的决堤……菲菲趴在梳妆台前,不知哭了多久,直到听到客厅里电话铃声响起。

“请问是谨小菲同学的家长吗?她已经一天没来上课了,如果她再不来上课,我们将予以退学处理!”

“谨小菲已经死了,请不要再打电话了!”菲菲模仿者母亲的声音,深沉地说道。还未等老师接话,她便挂断。

说完这句话,菲菲站直了身体,把眼睛瞪得溜圆,往事一幕幕,像默片一样在大脑里面飞速放映着。她决定离家出走,彻彻底底地离开这儿。

菲菲匆匆打包了行李,满满的一大箱子、一个背包。走到门口,感觉自己早已疲惫不堪,菲菲放下了背包和行李箱,轻轻地打开门,门外大雨如注。

菲菲绝望地把钥匙丢在了屋里,砰地一声关上门,踏进了雨中。

“皮思哥哥,在雨中,也能随心所欲地飞行吗?”菲菲好像知道皮思会出现似的,闭上眼等待着他的回应。

果然,没过多久,便有一个人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他轻轻握着菲菲的手,摆出一个飞翔的姿势,“当然,让我来教你飞行!”

菲菲转过头,便看见了那张没有表情却十分帅气的脸。

02

“皮思哥哥,你为什么不笑?”菲菲疑问道。

“笑只是一种表情,与快乐无关,如果你很快乐,又何必为一种表情所累呢?”

菲菲不解地皱起眉头,脚尖却突然脱离了地面。菲菲再转过头,才发现他的目光炯炯如星,菲菲的心底涌上一股说不出的喜悦。

两人渐渐地飞过树梢,飞过高楼大厦,直到飞到电闪雷鸣的云层,菲菲这才知道,乌云是多么的可怕。

“害怕吗?”

菲菲点点头,皮思扬起嘴角,“也许你更喜欢它们的另一面。”

皮思带着菲菲穿过雷电交加的云层,来到了云端。眼前的一切宛若仙境,它们像是一只只不见首尾的山羊,慢吞吞的走动着,在夕阳的映衬下亮晶晶、黄灿灿的。俄而,一丝流云飘到菲菲的眼前,她伸出食指,流云便在她的手指上打了个圈,飘走了。

菲菲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我喜欢这里!”

皮思在空中打了个圈,在云层中飘来飘去,不多时,便抓了一大把洁白如雪的云跳到菲菲的面前。皮思把云捏成一只白鸽,放到菲菲的手中,“你不仅能让自己飞翔,还能让它飞翔!”

“真的?”菲菲兴奋道。

皮思点点头,“闭上眼,祈祷吧!”

菲菲闭上眼祈祷,果然再睁开眼睛,发现鸽子已飞在空中,看着鸽子自由自在飞翔着,菲菲便激动地热泪盈眶。

鸽子飞到菲菲的手中,渐渐变成一只水晶鸽。

“喜欢吗?”皮思问道。

菲菲不住地点着头。

“它可沉着呢。”

菲菲把水晶鸽捧在手中,果然,它已经变得很沉,还十分冰凉。

“是啊,还真有点沉……”

话还没说完,菲菲却感觉到了皮思的异样,他一动不动,浑身已经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

“皮思哥哥?”菲菲小声叫着,皮思的身体却开始倾斜。她想要上前扶住他,可一切已晚……

水晶鸽亦变得越来越沉重,开始拖着菲菲往下沉。菲菲终于支撑不住,跟着水晶鸽一起掉了下去。菲菲绝望地喊着皮思的名字,对正在发生的一切束手无策。最后的一秒,菲菲闭上了眼睛。

她的身体再次变得轻盈起来,像是被缓缓地放在了水面。

“我必是死了吧?”菲菲这样想着,任凭自己淹没在水里,她感到了窒息,感到了对生命的渴望,她最终冲出了水面,大口呼吸着水面上的空气。

等心情渐渐平息下来之后,菲菲听到了岸上的喊声,“你永远无法想象看到一位妙龄少女在洗澡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更无法想象这个美女洗澡的地方居然是被一只巨大的水晶鸽砸出来的,水晶鸽还化成了湖水……”

菲菲对着坐在岸上的皮思大喊,“皮思哥哥,不许耍流氓!”

皮思的脸微微泛红,接了一句,“这是情调,不是流氓。”

皮思的脚底下突然震动起来,湖水也泛起了波澜,皮思警觉地趴在了地上。

“皮思哥哥,我害怕!”

“别怕!”皮思窜到湖中,把菲菲抱上岸,放在了自己的身后。

顷刻间,地面断裂,从里面蹿出一条大蛇,它长有六只头,却没有尾巴,大蛇冲着皮思狂怒地嘶吼着。

皮思紧张地往后退,不多时,便把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有了!”皮思带着菲菲跑到了路边的一棵白杨树旁,便开始晃起了白杨树,眼见晃不动,便叫她赶紧躲开,自己爬上了树,飞跃树顶便努力地拔起了白杨树!眼看着大蛇已冲到跟前,白杨树终于被撼动,连根拔起。

皮思抓着树梢,开始摇摆起来,不多时旋风皱起,大蛇也被卷在了旋涡的中央,皮思悬在空中,累得满头大汗。

皮思扔掉大树,带着菲菲仓皇逃窜。跑没多远,却发现树又被弹开。

菲菲惊恐万分,皮思却依旧是面无表情。定睛一看,才知道大蛇已被打成“结”,变成了一个肉球。

皮思转过脸,问道,“怕么?”

菲菲只是痴望着皮思摇头,紧接着,地面开始自湖心往四面八方塌陷开来。

菲菲和皮思落入了湖水中,皮思把菲菲推上了一根漂浮着的大树上坐着,自己则是下半身体沉入水中,上半身趴在树上,静静欣赏着她。

“皮思哥哥,为什么刚刚我们不飞呢?”

皮思一头扎进了水里,在远处浮出水面,高声喊道,“你的路还很长,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不能太依赖于飞翔。

菲菲高兴地点点头,接着便看见夕阳西下,在湖面留下了最后一抹光影。

清晨的阳光迟迟不肯到来,整个世界大雾弥漫。菲菲睁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清。

“皮思哥哥!”菲菲试着喊了一句,却无人回应。菲菲伸出脚,朝着水面试探了一下,才知道是地面。

再往前走,便听见了学校里传来的声音。迷雾渐渐散去,菲菲才看清同学们的模样,他们都在微笑,却好像都是伪善,有的人甚至还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菲菲的心里升起一团无名之火,不知什么时候提了一把菜刀。看到自己握着菜刀,菲菲眉头紧皱,但心情越是复杂,那团火就越是无法压制,终于,菲菲将菜刀挥向了那些对她窃窃私语的人!——

学校的大门口,风呼呼地吹着,风中满是血腥的味道,菲菲浑身是血地坐在台阶上,没有一句言语。

“皮思哥哥,我想飞走,去到没有人能找得到我的地方!”

03

皮思穿着一身帅气的礼服走到菲菲的面前,轻声说,“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天,只是你需要一点时间。”

菲菲抬起头,才发现他的礼服干净整洁,甚至是一尘不染。皮思依旧是面无表情,“你需要一点时间,哪怕是一点点,用来给自己打扮,好在到达目的的时候,能看见自己最好的一面。”

菲菲站起身,再看自己,已狼狈不堪。

“走吧,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皮思渐渐地飘了起来。

菲菲踮起脚,也渐渐地飘了起来。皮思带着菲菲飞上了高空,看见一朵白云,便飞身冲过去穿过了那片云,而穿过云的一刹那,皮思的衣服变成了白色。菲菲捂着嘴大声喊道,“好神奇啊!”

皮思扬起嘴角,“你也可以。”

菲菲便在各种颜色的云中来回穿梭,终于,她看见了一朵令人炫目的五彩云霞——菲菲穿过了那团五彩云霄,看着身上五彩霞衣,激动地泪流满面。

皮思带着菲菲再次来到了那个湖边,仿佛前进了几十年似的,湖边已出现了一个文艺小镇。皮思和菲菲席地而坐,旁边的牌子写着小镇的名字——支灵镇。

“支灵?好奇怪的名字!”菲菲噘着嘴说道。

“支灵,这个曾被誉为19世纪最美丽的面孔。却在1880年香消玉殒,年仅25岁。民间有一种传说十分可怕,湖里的水妖深深为支灵的美貌所吸引,便兴风作浪,涂炭生灵。支灵为了拯救黎民于水火,割下了自己的头颅,挂在湖边的高柱上,与水妖四目相望,水妖才停止作乱。支灵死后,曾有预言说支灵倾慕的人尚在人间,如果支灵看见他,便会复活,水妖也会再起风波。”

“那后来呢?”

“后来……”

1910年初夏的某一天,皮思正在被一群村民追杀,他刚刚学会飞翔的本领,只是掌握得还不够熟练,只能在树上飞来跳去。终于,皮思惶恐地逃到了湖边。便有村民高声呐喊起来。

“不能让他靠近湖面!——”

村民们拉开了一张大网,终于把皮思抓住,不料一面滔天巨浪袭来,将众人打散,湖水退却,皮思也消失了踪影。

皮思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了挂在高柱上的支灵的人头,不由得心里一惊,仔细一看,却深深被她的美貌所吸引了。支灵的人头看见皮思,眼睛里也流出了两行眼泪。

皮思见状,痛苦万分,心有灵犀似的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皮思飞身窜到了高柱上,解下了支灵的人头,那一刹风云突变,雷雨交加,湖面也开始泛起浪花,不多时,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了水面,一口木棺也漂浮了上来。皮思紧忙将木棺拖上岸,打开木棺,果见是支灵的遗体。

皮思将支灵的头颅与遗体严丝合缝地放在一起,悲愤地扒着棺材说道,“安息吧。”

话音刚落,支灵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支灵坐起身,深深吻了皮思,这时皮思才回过神来。村民们已经杀到,水妖也露出了可怕的触角。皮思抱起支灵,努力飞向高空。

不多时,便听到了村民们的哀嚎,水妖已经开始大肆地屠杀村民了。支灵一脸无辜地望着皮思,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带你回家!”皮思带着支灵来到了一个奇幻天国,便独自飞身回到了人间。

“既然这一切都因我而起,那就让我来做个了断吧!”皮思一边飞,一边这样告诉自己。

来到湖边,皮思才发现这里的人已被赶尽杀绝,便痛苦地跪在地上,飙泪怒吼。风雨雷电更加肆虐了,那个巨大水妖的身影也渐渐出现在了水面,像一座高山似的,巍然耸立。

水妖的两支触角直刺过来,皮思灵巧地躲过了。战斗了几十个回合,皮思发现水妖行动笨拙,只有十几支触手作为武器。皮思灵机一动,计上心来。他飞到了水妖的眼睛上,开始疯狂的拍打它的眼睛,水妖忍不住,便扬起十几支触手一齐向皮思刺去——

皮思躲过去,水妖却被自己的触手刺穿了脑袋。

“后来呢?”菲菲好奇地问道。

“后来我的国度发生了战乱,族人尽灭,支灵也不知去向。”

“所以,这些年来,你一直在找她?”

“不,我是在寻找自己,因为爱!”

“因为爱?”菲菲疑惑不解。

“对,爱使人开朗,才会有更多的机会去了解这个世界,去感受它的美妙,直到有一天我们了解得够多了,再谈离开,也就不晚了。”

“皮思哥哥,你会离开吗?”

“每个人都会离开,其实你知道的,我不过是你梦中的一个意象。”

菲菲的眼睛开始变得模糊,直到皮思渐渐地消失,她的世界也变回了一片黑暗。

菲菲疲惫地睁开双眼,见窗前阳光初进,窗帘随风摇曳。菲菲走到客厅,客厅的桌上放着父亲母亲的离婚协议书。

菲菲拿起电话,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爸爸,我爱你!”

电话那头泣不成声。

挂完电话后,菲菲走到厨房里拥抱了妈妈。

再见班里的同学,相视一笑,同学们便也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晚间,菲菲打开了日记本,日记本的扉页上写着:皮思哥哥,谢谢你!

本故事纯属虚构!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觉小墨

自由撰稿人,新浪微博@觉小墨

扫描关注我的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