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津村民浇地触电身亡 无辜电工遭法官“勒索”

分享 浮华 9月19日 16:31


【核心提示】村民浇地时触电身亡,法院判决村委会和电工赔偿其四五十万元,却对死者私拉乱接邻村供电的违法行为零问责,执行时又对村委会零进行,无辜电工却成了冤大头。

案情回放

2016年5月2日,河南省延津县王楼镇乔杏庄村村民张蔓,未经邻村吴杏庄村委和村电工吴世晓同意,在吴杏庄南苑社区西北角私拉乱接后浇麦,结果触电身亡。

2016年5月10日,延津县人民法院接受死者张蔓父亲张士先、母亲张百英、妻子吴丹红、儿子张佳诺、女儿张佳妍、儿子张家仁六原告起诉国网河南延津县供电公司(以下简称延津供电公司)经理王晨辉、农电工吴世暁、延津县王楼镇吴杏庄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吴杏庄村委会)村支部书记潘子德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2016年8月24日,河南省延津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豫0726民初1110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延津法院1110号民事判决):被告吴杏庄村委会赔偿六原告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尸体存放费、亲属误工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被抚养人生活费、鉴定费等各项损失共计439949.18元。被告吴世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执行

2017年3月10日,延津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对1110号民事判决的连带赔偿责任人吴世暁的两张工资卡(延津供电公司农电工兼吴杏庄村委委员)冻结至今,金额为11735元。

2017年6月27日,延津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强制连带赔偿责任人吴世暁缴纳执行费25000元。

2017年8月1日,延津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强制连带赔偿责任人吴世暁缴纳执行费8000元。

2017年8月8日,延津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对连带赔偿责任人吴世暁执行拘留15天。


2017年9月15日,延津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又通知连带赔偿责任人吴世暁,从18日开始再次执行拘留15天。

“我家里有五口人,六亩地,小的刚10个月,儿子因为我的事一直在家两年,我和老伴身体都不好,每天都要吃药,我有双侧股骨头坏死及膝关节梗死,无法正常行走,已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老伴高血压、心脏病、颈椎病,七月份又被摔伤,肋骨折了3根,至今没有痊愈,在做检查时又查出肝上长了个瘤,现无钱医治。诊断证明我8月1日已送执行局,家庭生活状况法院人员已查询过,本人确实没有隐瞒任何财产,真没能力履行了呀。”吴世暁欲哭无泪,大喊冤屈。

吴世晓和家人多次找法院执行局反映情况,执行局工作人员说,下一步还要执行吴世晓的口粮地,还要将吴世晓移交到延津县公安局按拒不执行罪判刑,理由是履行不完就是拒不执行。

律师说法

河南信心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次找到延津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村电工吴世暁只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为何不执行吴杏庄村委会?”

执行法官回答:吴杏庄村委会现在没有钱。

一位资深律师发表看法,称延津县人民法院无论是审判法官还是执行法官做法很荒唐。纵观延津法院1110号民事判决,依据《供电营业规则》第五十一条:在供电设施上发生事故引起的法律责任,按供电设施产权上归属确定。产权归属于谁,谁就承担其拥有的供电设施上发生事故引起的法律责任。判决称,本次事故产权归吴杏庄村委会,所以延津供电公司没有责任。

这个法律依据是错误的,正确说法是,延津供电公司没有配备安全员,未依法进行安全检查、维护、验收和断电,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吴杏庄村委会没有安装漏电保护器导致漏电,同样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死者吴蔓未经邻村吴杏庄村委会和电工吴世暁准许,私自从他村供电私拉乱接,是扰乱供用电秩序的违法行为,应承担不低于30%的责任,不能零问责。

如果延津供电公司没有法律责任,公司直接管理开工资的农电工吴世暁更需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判决赔偿主体吴杏庄村委会如果现在没有钱,只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村电工吴世暁难道就有钱吗?

延津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的做法匪夷所思,得罪不起延津供电公司,又惹不起吴杏庄村委会,就拿第三被告吴世暁法办,这不是欺负无辜吗?这是法律“绑架”的名义公然“勒索”民财!

事态进展,请关注后续报道。(张广  李青)

相关新闻链接

2013年10月15日大河报报道《延津一农民浇地触电身亡》:2013年10月11日,延津县马庄乡冯班枣村37岁的农民冯俊祥,在农田接电浇地的过程中触电身亡。后根据延津县安监局划分的责任,在乡政府的协调下,商定由村委会和本村电工各拿出5000元,作为对死者家属的赔偿,另外给死者家属办理低保。

2014年8月30日报道《河南村民浇地时触电身亡索巨额赔偿 电业局称无责》:8月21日,死者黄党飞父亲利用临时电源进行浇地,19时许浇地完毕,死者黄党飞在不懂电力知识、不切断主供电源、饮酒等情况下,私自带电拆除供电线路,不幸造成相间短路触电,当场倒地,其父移开导线后,拨打120抢救无效后,确认死亡。

西平电业局谢副局长对记者说,黄党飞在未告知电管所电工的情况,自己借用别人电源用很长的线接电浇地,拆除电线时又不切断主供电源,导致触电死亡,这怎么能怪电业局呢?显然,电业局在此次事故中是没有责任的。谢副局长表示,电业局愿从人道的角度给黄家两三万元,但黄姓家人提出高达50万元的赔偿,要求太高了,电业局很无奈。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