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以南是风

分享 鲍璀 11月30日 10:16

prefix="o"> 

赴约,如期。夹杂着青春的余温,拎着行李说走就走了。出发,就像踩着云朵。

那一刻,想起了那天,穿过学校那片水杉林时的喧哗……

窗外,那一路疾驰的风景,有一种惆怅和暗香。车窗内,一个清脆的童音用英文和她爸爸亲切交谈和游戏,一个姑娘微笑着发着短信,还有疲惫的旅人在酣睡……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表情,或轻松或凝重,演绎从这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的表情和心情。

一顶有花边的太阳帽,一副墨镜,一瓶矿泉水,几件喜欢的衣服,没有别的什么精细的行囊了。毕业很多年,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久违的冲动,一直行走烟火尘埃,步履匆忙,像高速旋转的陀螺,开启连轴转的模式,无暇闻及花香,看白云流动,那一刻,决定用行动颠覆这种状态。

一路驰骋,路过丰盛与枯萎。

终于到了,这个清浅的南方小站,异域的夕阳美得心动。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原来,你们一直在。我们以最热烈的方式拥抱,就像当年的疯丫头。

这个小岛承载着我们重逢的欢声笑语。

夕阳,沙滩,海风,海浪,在这份遗世独立里,抵达了来时的愿望:不赶路,用脚步丈量长长的海岸线。看夕阳,漫步海滩听海浪;夜晚的海风,夹杂着海腥味,就像我们咸涩的青春。你们在,我们便轮回了四季,抵达了光阴的彼岸,慢慢地说着过去的时光……

我们在这些“无用”的时光里,追逐着那握不住的青春与记忆。

人生很多时候,看似都在做一些“有用”的事情,而忘了做一些“无用”的事情。想起宗萨仁波切曾这样说过:“我们真的忘记了无用的价值,但是,‘无用’这个名词,我想我们需要去定义它。”青春就像风一样没用,却是生命里最弥足珍贵的东西,摇曳着、不羁着、招摇着……

见到了“四喜丸子”之一,我们的喜悦淡淡地溢出来,青春的浪漫在烟火里湮灭,务实的她,脸上荡漾着小女人幸福的微笑,我知道,这一直是她想要的生活;见到了我们班的才女,看见她的安谧和幸福,真好。我知道,懂,无需理由,黯淡的青春里,她以决然的方式,破茧成蝶,凤凰涅槃,女人永远把感情放在第一位,而她,从此再也没有去过那个记忆里千疮百孔的城市。有的时候,即使听见了破碎的声音,那也是生命里的一场路过,是青春的一场盛宴;还有那个“假小子”的她,已被岁月化妆成最深的宅女,长发已齐腰,风情万种,这是岁月温柔以待的画面。时光给予每个人太多意味深长的改变,有快乐,有忧伤,沉淀下来的东西再也带不走,流逝的再也无法触及,生命的河流一直向前,总是。

那一天,我们都喝醉了,醉在最深情的岁月里。逆着时光穿行,一如当年。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在路上,我知道我们终究不是行者,终将被柴米油盐酱醋茶淹没,目光日渐黯淡……但我更愿意像行者一样感觉生命的厚度,用心触摸每一寸光阴和喜悦。

“在茫茫大海的邮轮上,很想和你共跳一曲华尔兹。”临别的赠言,如今,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飞往何处了。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呢,青春无需寻找,就在那,像风一样,荡漾着,无法触摸,却无处不在,把我们内心所有欢喜唤醒,又把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吹向远方,很快不见了踪影,又时刻动荡不息。

隔着岁月的微尘,记忆的花朵,鲜艳,摇曳。虽然,我们终将离去。

 

                                                                               来源:合肥晚报    □鲍璀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鲍璀

喜欢在文字里,涂鸦、纵情。曾经在《安徽文学》《新安晚报》《合肥晚报》《江淮晨报》《安徽市场星报》发表过文章。仅仅因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