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门

分享 觉小墨 10月31日 14:53

 

白桦树_副本.jpg

火,一场似乎永远都不会熄灭的火。从最不起眼的地方升起,燃尽了世间的角角落落……

一切都会过去,等世间的能量燃尽,它就会熄灭。等熄灭了,一切自会从头开始。可世间的能量都已经燃尽了,又何谈从头开始呢?再说能量本就遵循着循环往复的法则,又怎么会是一场小小的火,就能打破的呢……

这是死亡吗,离开身体的束缚,自由自在地游荡?可为什么,我却一动也不能动了呢?

快关上那扇门,快关上!不然你就会陷入无休止的恐怖循环当中!

可是,我该怎么做呢?我已经精疲力竭!

那就用你最后的力气吧!

1

耳边传来了石头碎裂的声音,越来越近!可慢慢的,这声音又渐渐演变成了脚步声。我缓缓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地方。我的意识渐渐回转,才想起自己是在卿阳的诊疗室里。

卿阳正是我的主治医师,也是我的好朋友。

每次来的时候,卿阳都会让我躺在一张躺椅上睡上半天,然后问我都梦到了什么。

卿阳穿着白大褂,戴着一副近视镜,照例问了一遍老问题。

“火。”我面无表情地说。

卿阳笑笑,在本子上划了一下,转身离开。不多时,外面传来了说笑声。

“今天晚上去小酌两杯吧?”

“怎么,你明天不用上班?”

“是啊,这不前段时间都在忙,终于不忙了,局里就给放了两天假。怎么样,一起去吧?”

“不行啊,我这还有病人。”

“哦,叫他一起来不就行了吗?”

“行了行了,别捣乱了,病人不能喝酒!”

正在说话的是我另一位朋友——成栎,他在警察局工作。

我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刚好是上午10点半。我又望了一眼窗外刺眼的阳光,心里默念着:这家伙来得真早啊。

我挺直了身子,想要坐起来。

闹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墙上钟的时针和分针都指向了10点钟!卿阳和成栎的谈话也消失了。我大声喊道:“卿阳,卿阳。”

我艰难地从坐了起来,继续喊着。

“人呢?有人在吗?……”

一阵冷风吹过,吹得屋檐下的风铃叮铃作响。

2

我推开门出去,门外的景象完全变了,变成了一个老旧的长途车站,一辆破旧的大巴车开过来,自动门打开,走下来一个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操着一口浓浓的家乡话:“检票上车了,检票上车了。”

身后已经变成了一个候车大厅,等到人快上满的时候,中年妇女对我喊了句:“哎,傻小子,上车了。”

我愣了半天,不知所措。

她指了指说:“票在你胸前的口袋里,上车了!……”

我没有注意车是往哪儿开的,只听到一路上有好多上了年纪的农民在谈论着虫灾泛滥的事情。

我不知道该在哪一站下车,只是摇摇晃晃地坐到了底站。

一下车,就有了莫名的熟悉感。这座安静的小镇像是故乡,老旧的房子、清冷的街道……

忽然有人喊道:“这不是老五家儿子吗?咋跑到这来了?”

一个戴着草帽的黑脸大汉来到了面前,我怔了一下,记起他竟是村子里两年前就已经去世的老李!

我后退了一步,我更加确信了,这只是个梦!

我自言自语道: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再次睁开眼睛,老李已经消失。我站在寂静的村头,微风撩拨着河边枯黄的野草,河沿上还有许多正在钓鱼的人。

风变得大了,卷起了远处田地里未烧完的残枝碎叶,变成了一股巨大的龙卷风,而在那片田里,正有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小女孩站起身,对着天空傻笑。

紧接着就是小女孩被卷走,风也卷走了烧荒未熄灭的星火,在空中形成了一条巨大的火龙,似乎想要吞噬一切……

我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呼喊,眼前却一片黑暗。

我曾在无数个梦里遇见这个女孩,但却始终记不起她的名字。我也曾在无数个梦中乞求母亲跟我讲白桦门的传说。现实生活中,母亲不可能会跟我说这些。甚至,白桦门的传说根本就不存在。

终于在某个梦中,我听到了。

3

传说在某座山上,藏着一对私奔的恋人。女孩的父亲千方百计地想要找到并阻止他们在一起,多次搜寻未果,女孩的父亲不惜烧山。霎时间,整座山化为了一片火海……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大火过后,女孩的父亲依旧搜山,但最终无果。女孩的父亲还是不依不饶,决心即使是自己死后,也坚决要找到并阻止他们在一起。

为了不让父亲找到,两个人把眼泪化作了种子,变成了一棵棵白桦树。久而久之,白桦树布满了山野,他们把自己藏在其中。修建了自己的城堡,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传说城堡中也有着不计其数的白桦树,也有各种各样的灵兽。城堡里面一年四季都在下雨,地面上其它地方的水位都比较高,有一条小路却特别奇怪。这条小路的路面要被水位低许多,水却永远也流不到路面上,这条小路就是通往白桦门的唯一通道。

传说白桦门是能连通生死之门,至于白桦门长什么样和白桦门后面是什么,都只是传说之外的传说了。

在梦中,我天真地问:怎样才能去白桦门呢?

母亲只是笑而不答。

我从来没有跟别人讲述过这个梦,于是它被一层层覆盖,在我的记忆中,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某年夏天,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我置身于一片野花当中,突然记起一个叫蕊儿的女孩。

这个曾经在我的生命中留下许多欢声笑语的小女孩,是那么的可爱。

蕊儿说:“长大后,你愿意娶我吗?”

紧接着,我的脑海中出现了可怕的一幕。我恍然大悟,正是那条巨大的火龙,把她带走了……

我闭上了眼睛,想象着自己被风带走的场景,可我却始终坐在草地上,风最终还是没能把我带走。

无论如何,我决定要走了。

4

我没有带任何行囊,也没有定任何方向。我只是奋力奔跑着,奔跑在无穷无尽的荒野、攀岩在高不见顶的山峰、穿行在枝繁叶茂的林间……

终于找到了一片白桦林,于是,又在白桦林里寻找起来。

我靠着一棵白桦树,渐渐沉入了梦乡。

不多时,远处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难道是下雨了?我急忙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象全都变了。

不远处有一条涓涓流淌的小溪。而小溪的旁边,则是一些被烧后的某些建筑的断壁残垣。

雾霭渐渐升腾 ,一缕斜阳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到地面,绿草反射回晶莹剔透的光……

我缓缓站起身来,向小溪边走去,小溪上面立着一座石桥。

水面上布满了透明的荷叶,荷叶上下浮动着,像是在呼吸。大一点的荷叶中间有一滴露水,露水里有一个红色的小点乱窜着,凑近了看,才能看清是一条红色的小金鱼,水中还浮动着各种各样五彩斑斓的花,它们散发着不断变幻的光芒。

小溪下游的不远处,鱼儿欢快翻腾着,激起了无数快乐的水花。

细碎的小雪飘落下来,眼前的景象令我陷入了沉思,难道我已经到了那片传说中的白桦林?

不多时,飞舞的雪花被细雨代替了。雨水从我的衣服上划过,衣服却没有被打湿。

我紧忙躲到一颗树下,才发现身体已经悬空。我踩着空气缓慢往前飘着,地面上已经有了许多积水,放眼望去,整片白桦林也陷入了一片黑暗——也许不算黑暗,因为地上的积水发出了绿绿的荧光,让人在凌乱的雨声中,又感受到了一丝宁静。

忽然,天空中有人喊出了我的名字,说天亮了,让我快点回去。

我抬头望向天空,一束强光直射而来,照得我睁不开眼睛。

5

再次睁开眼,我己躺在村西头的棉花地里。

隔壁田里传出了奇怪的音乐。我顺着声音往前走着,看见了隔壁的棉花地里放着一个音响。我正好奇着,突然从远处站起一个人来。

“喂,臭小子,想干嘛?”

见是村长,于是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这是驱赶虫子用的。”

“驱赶虫子?”我皱起了眉头。

突然,耳边传出沙沙蠕动的声音。我把目光转到了身后,发现不远处出现了一条手臂般粗壮的“蛇”。起初我吓了一跳,但仔细一看,那竟然是一条像蛇一样的青虫。蠕动的声音越来越多了,再看周围,竟然都是这样的青虫。

“快,快把它们赶到水里去,淹死它们!”村长递给我一根长长的棍子。

我们疯狂地把虫子往水里面赶,却又听到了不远处的嘶叫声。

一匹黑马正向我们这边奔袭而来,马儿身上竟然密密麻麻的都是蜈蚣。村长疯了似的咆哮:“跑,快跑,有多快跑多快!”

我亦大声喊:“一起跑吧!”

“不,一定是有人去过白桦门,把里面的虫卵带出来了,才导致了这场灭顶之灾。我要留在这,查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觉心里一惊:“不用查了,那个人就是我!”

村长惊讶地看着我,吼了一声:“跑!赶紧跑!第二世界里的人知道了,绝对不会轻饶你!”

“那你怎么办?”

“我本就属于这个世界,逃不掉的!你往东跑,盘山脚下有车站,坐车离开!”

我转身疯了似的往前跑着。跑了整整一个下午,终于看见了大山。地面轻微地晃动着,身后已经跟来了一支密密麻麻的大虫军队!

山脚下的车只剩下了最后一辆,车上的人也已经挤满。

正当我费尽力气要挤上去的时候,有人从背后拉住了我的胳膊。我转身一看,是成栎。

“你怎么在这?”

“快,跟我走,山脚下已经不安全!”

我稀里糊涂地跟成栎爬上了山,来到了山顶上的一间密室。他紧张地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卿阳!是他潜入了你的梦,制造了这一切。现在只有我能保护你,你待在这里别动!”

成栎警觉地出去,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我慌忙拉了下门把手,才发现门已经被锁上了。

我突然听到了“砰”地一声枪响,警觉地往后退着。再看窗外,陆地早已变成了大海。而在海上那些为数不多的“山头”,都被一场场海龙卷给吞噬了。

我心里一惊:难道……

突然,大地颤动了一下。咆哮声震耳欲聋,四周开始高速翻腾起海水,海水中还带有着猩红的血色。我惊得蜷缩在角落……

6

醒来的时候,自己依然漂浮在白桦林的上空。

我找到了那条水永远也流不到路面上的神奇小路,顺着那条路,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

我在寻找什么?故乡?青春?童年的回忆?……

不知不觉,小路已到尽头,也许不是尽头,只是伸向了无边无际的黑洞。我来到洞口,望着洞口想了半天。黑洞突然变成了一张恐怖的人脸,向我发出了嚎叫。

我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水是白色的,地是白色的,树和树叶全都是白色的。一个小女孩正蹲在水边拾田螺,我于是问道:“小朋友,请问这是在哪?”

小女孩转过身,只是天真的看着我,然后把捡来的田螺递到我的手中。我看着这些白色的小田螺,有些不知所措。

小女孩离开了,我沿着河岸往前继续走着,河岸边一个种树的农夫。

“你好,请问这是什么地方?”我问道。

农夫看着我,只是笑而不答。我仔细望了一眼四周,这个世界很安静,静得连一丝风都没有。

再转身时,农夫已经不见。只听见了远处微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哗啦啦的,很是好听。

我循着声音望去,看见了那棵不一样的白桦树。它的树干虽然也是白色的,叶子却五彩斑斓,就像一束巨大的花,又像是一个故人在向我招手,这个故人好像是早已经逝去的蕊儿。

我急忙向那棵白桦树走去。然而当我快走到近前时,却发现腿脚都有些不利索了,感觉一步比一步艰难。我瞥见了自己的手,手上竟然长出了许多老年斑。

我老了?我苦笑道:反正一切都不是真的,梦醒后,我还是我。

我继续往前走着,离它已经很近了,但脚却扎了根似的停在了地上……

白桦树变成了美丽可爱的蕊儿,趴在我的耳边嬉笑着说:“你愿意等我吗?一万年!”

我扬起已经麻木的嘴角:“我……愿意。”

不多时起风了,我亦渐渐地睡着了……

不多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把我惊醒了,而我早已化作一棵白桦树。

我很想问一句:“你愿意等我吗,一万年。”

但我住嘴了,我一刻也不想让她等。

我眼睁睁看着她化作了一棵小白桦树,立在了我的身边……

又有一个火苗,从某个角落燃烧起来,似乎要毁灭世间的一切!

快关上那扇门,快关上!不然你就会陷入无休止的恐怖循环当中!

可是,我该怎么做到呢?我已经精疲力竭!

那就用你最后的力气!

“砰!——”一声枪响打破了宁静。

我缓缓睁开眼睛,卿阳正微笑着:“你都梦到了什么?”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觉小墨

自由撰稿人,新浪微博@觉小墨

扫描关注我的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