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一技之长,守中正之心

分享 李维康 11月21日 21:47


我是谁?寂静的深夜,众人皆醉我独醒。突然想问问自己,来自何方,去往何处?竟不知从何说起,甚至记不清自己的年龄。似乎是有意的忘却,忘却人“必有一死”的局限。现在的科技而言,人的生命依然有限,终将一死。这个局限性,是抹杀不掉的,时间的齿轮滚滚向前,不曾停歇一刻。



这世间流传着那么多关于时间的名言警句,时间意味着生命的诞生与消亡,意味着文明的萌芽与衰败,意味着空间的无限与广袤。至少现在看来,人们无法看到时间的边际,也无法描绘生命的边际。人生走这一遭,究竟是为了什么?人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生活方式,从原始社会到现代社会,是什么力量推动这一切。“历史”两个字涵盖了太多我们不曾知道的故事与尘封的秘密,无论我们怎样的考古与挖掘,都无法完整的了解祖先的过往。悠长的人类历史,我们所知的极为有限。

过去的历史可以尘封,未来的方向却有待探寻。生命的诞生是奇妙的,现在我们可以借助光学仪器来观察一个婴儿在母亲“子宫”内的形成,但最初的生命是由何而来的?生命的繁衍,是否承载着某种使命。至今为止,生命的起源仍然是亘古未解的谜题。破解这个难题,成为许多人类学、生物学、动物学等专家终其一生的研究课题。“科学家”分为很多种,有研究物理的,有研究化学的,有研究磁场的……

科学家在人类的总量中占比极小,其他的人则为政企领导、教师、工人、白领等。人类与动物一样,生存需要消耗能源、食物和水。为了维持生存,必须有一部分人来生产粮食和食物;必须有一部分人来建筑房屋供人类居住,防风避雨,躲避猛兽的袭击;必须有一部分人教授人类的后代懂得“世界是怎样的,该如何生存,如何给这个世界贡献一些能量”。人类的诞生与发展,缔造了我们自己所谓“辉煌的文明”。

在浩瀚的太空深处,是否会有“更加辉煌的文明”“更加智慧的生物”,人类的科研卫星、太空站不断地探索着宇宙深处的秘密,进展缓慢。直到现在,来自外星生命的威胁,依然只是科幻影片中的形象。而对人类生存造成直接危害的,则是人类自身。

地球是赖以生存的家园,它能够承载的生命重量终究有限。海啸、地震、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发,给人类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这些自然现象,仿佛是地球的愤怒与咆哮。人类对地球资源的索取与过度利用,已经破坏了地球生态环境平衡,尤其是水生态系统的平衡。

人们常说,“水是生命之源”,人类四大文明的萌芽与壮大,都与水有着密切的关系。



苏美尔人在美索不达米亚南部开掘沟渠,建成复杂的灌溉网,成功地利用了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的河水,从而创建了两河流域文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也即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文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每年会发生洪水,加之高山上常年积雪融化形成的洪水,不仅淹没和毁坏农田,还会造成人畜伤害。“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能孕育生命,也能埋葬生命”。

古埃及文明的形成,依靠尼罗河的哺育和滋润。埃及位于非洲东部,尼罗河流域的东面是阿|拉伯沙漠,西面是利比亚沙漠,南面是努比亚沙漠和飞流直泻的大瀑布,北面濒临地中海,是尼罗河三角洲地区少有港湾的海岸。尼罗河每年要发洪水。在洪水淹没过的下游两岸,会带来一些上游的泥沙和腐殖质,农民就在河流的两岸耕种,促进了农业的发展。肥沃的新农田每年生产出大量的剩余产品,供给在城市里聚集起来的各种有专门技能的人,从而又促进了城市的快速发展和商业的流通。同苏美尔人不一样,埃及人当时已经可以预知每年洪水发生的时间和大小,欣赏洪水给农业生产带来的好处,认为洪水之神是会给每个人带来欢乐的神。同时,尼罗河就象一根天然的纽带,把整个流域地区连接成一个稳定、有效的整体。尼罗河平稳的水流使北上的航行极为容易,而盛行的北风、西北风又使返航毫不费力。所以,最早的尼罗河文明是在尼罗河两岸兴起的。古希腊历史学家曾把埃及称为“尼罗河的赠礼”,是尼罗河带给了古埃及文明的繁荣与发展。

古印度文明,大约出现在两河流域文明1000年之后。由于古印度河的存在,为沿河两岸的游牧民带来了农田灌溉的条件,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古印度河文明主要是农业文明,生产的农作物主要有小麦和大麦,还有豌豆、甜瓜、芝麻和棉花等,古印度河流域是最早使用棉花织布的。同时,古印度文明在文学、哲学、自然科学等方面都对人类社会做出了贡献。

古中国文明,主要指我们的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文明。应该说,黄河流域是我们中华民族比较早的文明发祥地。由于黄河的存在,大约180万年前, 人类就开始在黄河流域生息、繁衍。后来,有蓝田人、大荔人、丁村人、河套人都在黄河流域落脚。大约6000年前,在黄土地上出现了以半坡文明为代表的母系氏族文化。在长江流域,河姆渡文化的发现与发掘,使我国成为世界上最早种植水稻的国家之一,说明长江流域也是中华民族古老的文明发祥地。我国历史上关于大禹治水的传说,更进一步说明了中华文化同水的不解之源。

人类的发现与探索,总会犯一些错误。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臭氧层空洞等已经给人类敲响了警钟。而局部地区的战争,也说明这个世界不太和谐。因“水与能源的争夺”“宗教信仰冲突”等而起的战争,也残酷的掠夺一部分人的生命。由于历史的原因,有些人从出身开始就在战争的炮火中洗礼,有些人在宗教的氛围中长大,于是生来就目睹了弱肉强食,目睹了生命的冲突,并且要比和平地区的人们更加深刻。

我经常会产生一种生不逢时的念头,若是早生一个世纪,是不是也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成一代英豪,死得壮烈。在这安逸的当下,什么是生命的意义?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因着阶级立场、文化学识、生命阅历等种种的不同。这个意义,是对谁的意义?由谁来评定呢?东方更多的从国家社会的角度考量,西方更多从个人的角度考量,原本两个世界有各自的文明与生活的节奏,当资本主义的炮火叩开了封建帝国的大门,中国的思想每日都在发生变革,如今,我们越来越国际化,地球村越来越小,价值观越来越多元,生活方式也越来越多元。在这种多元思想的博弈中,更多的人陷入了一种迷茫与盲从。

“我该如何存在”,“你的梦想是什么”,一个著名的摇滚歌手汪峰,把这个问题像哲学家似的抛给了整个世界。更多的人要回答这个问题,都脱离不过当下的时代背景,脱离不了自己的现实;少部分人能够用发展的、哲学的眼光看问题。有人提出“人生是阶段性的调整”,那么梦想是否也有阶段性呢?典型的例子是“鲁迅三改志愿”。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想法与态度,有一个阶段的目的。当然也有人终其一生都做一件事,是没有选择吗?还是没有思想的冲撞。



我想有四个术是当紧要做得,“技术”“心术”“艺术”“医术”。得一技之长,守中正之心,传往圣之艺,医国之贫弱。古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然而,如今人类的各种技术如此丰富,你该学习、掌握的是什么?你感兴趣的又是什么?你该得的这“一技之长”如何修得来,这是你要思考的问题。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李维康

生于90年,号浮萍居士,字康龙。诗人,编剧。临汾自由诗社、简爱诗社山西分社成员。代表作品《夜诉》《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