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思木话青欢

分享 觉小墨 1月15日 17:32

4399_15105853904.jpg

寒冬就要过去了,登高远望,春之归途却是漫漫无期……思木来到听风桥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大风呼啸而过,仿佛依然能轻而易举地将那个美丽而又瘦弱的女孩吹走,思木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像是一个绅士邀请美女跳一首舞曲那样的流畅自然,优雅大方。青欢,这个有着两个精致小酒窝的可爱女孩,更是把眼睛笑得像弯弯的月亮,两个人就这样开始了一场简单快乐的邂逅。

其实思木的真名不叫思木,而是叫田木,青欢的名字亦非青欢,而是情欢。

思木遇到青欢以后,很快暴露了自己“冒失鬼”的缺点。青欢就总爱点着他的头说,“你呀,就是缺心眼。”

有一天午后,两人坐在沿河公园的长椅上,思木接了一句,“那怎么办呢?”

青欢搂着思木的脖子,仿佛把所有的柔情都揉进了眼睛,“这样吧,我把我的心给你。以后你就叫思木,我呢,就改名叫青欢。”

“你不喜欢情欢这个名字吗?”

“名字是爸妈起的。”青欢一刹间就变得忧郁起来,“人一旦动了感情,也许会快乐,但也可能更多的是伤感。好在改了名字之后,我就能永远年轻快乐,而有了我的心,你以后也就能多个心眼了。”

思木仿佛也被她忧郁的情绪感染了,神色有些落寞。

“你怎么了?”青欢噘着嘴问道,“我都把心给你了,你还不开心啊?”

思木摇摇头,欣慰地说,“你对我真好。”

“那可不,我把心给你了,我希望你记住,就算以后我们不能在一起了,你依然欠着我一颗心!”

思木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了,“不,我,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永远不分开!”

青欢望向了不远处的那座听风桥,吴侬软语地说着,“一年了。”

三月的柳枝随风飘扬,仿佛都在向着听风桥伸手。阳光明媚,正适合如水般流淌的岁月。

听风桥的南边是省电视台,也是青欢工作的地方,桥的北边是一条热闹的小吃街。又过了半年,思木开着出租车来到了电视台,等待着青欢下班,好带她一起去吃小吃街的老张花甲,那是她最爱吃的小吃。然而这一次,他看到的,却是高贵的清欢上了别人的车,那男子开着宝马,样貌还算周正。那一瞬,思木的内心泛起了一阵醋意,但这阵醋意很快就过去了,渐渐演变成自卑者的臆想。思木开始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了。

深夜的酒吧街已经非常冷清,一个单薄的背影摇摇晃晃地来到了街边,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这个醉醺醺的姑娘,本想拒载,但又怕这姑娘大晚上的遇到什么危险,只好让她上车。

“骗子,都是骗子!”女孩坐上车,胡乱地指着周围骂了一句,就无力地倒在了座位上。

“哎,哎,姑娘,你可别睡着啊,你还没告诉我你要去哪儿呢。”透过车内后视镜,司机觉得这姑娘有些眼熟。于是紧忙给同事打了个电话,“齐老弟,我刚刚拉到一个姑娘,怎么看着那么像你女朋友呢?你等着啊,我马上把她送到你那去。”

思木挂掉电话,皱紧了眉头。见到女友的那一刻,思木的内心崩溃到了极点,热泪一下子就涌上了眼眶。

第二天醒来,青欢疲惫地从卧室走进了客厅,看见了躺在沙发上正安稳熟睡的思木。那大概是以后的七年里他们之间最后的一次见面。

“我最近攒了点钱,出租车不想开了,准备去做点生意,等赚够了买房子的钱,我们就结婚。”思木认真地说道。

“思木,我想了很久,也许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也许你会找到比我更合适的……”

青欢转身离开了,留下了独自神伤的思木。思木一直默默跟到了听风桥,青欢努力抹掉了眼泪,转身说了句,“回去吧!”

那一刻,思木仿佛耳鸣了,没有听到声音,只是青欢那双哭红的眼睛,让他的心一下子碎成了粉末。

不久,思木就离开了这座城市,在外浪迹。

两年半后,创业失败,思木不得不重操旧业,但他并不认命,决心卷土重来。就在他信誓旦旦地想要重整旗鼓的时候,却听到了青欢跳河自杀的消息。好像就在听风桥上,带着未出世的孩子,纵身一跃。思木来不及证实,就被洪水巨兽般的悲伤压倒,他跑了大大小小50多家药店,买了足够自杀的药,决心在相遇的那个纪念日追随她而去。

当晚回到住处,隔壁的老常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跟他打招呼。夜渐渐深,空气也越来越安静,当他捧着那些白色的小药丸正要吞下去时,却突然听到隔壁传来椅子倒在地上的声音。

老常已经70多岁,平常家里就一个人,万一摔出个好歹来怎么办?想到这,思木暂时收起了药丸,急匆匆地跑到了隔壁。进了堂屋才发现老常已经上吊,思木紧忙手忙脚乱地把他抱下来。老头子被抢救过来的时候泪流不止,思木劝了好久,才让老常放弃了寻死的念头。老常的子女闻讯,急忙从外地赶来,对思木千恩万谢。

经历了这件事,思木心中的那个寻死的念头不再作祟了。他平心静气地给省电视台打了电话,“请问赵青欢在吗?”

“稍等,我帮你问下……”间隔几秒后,对方说道,“她两年前就从这辞职了。”

“那你知道她现在的下落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

辗转又过了三年,思木的事业才刚刚风生水起,此时的他依然没有放弃对青欢的寻找。身边的朋友都在给他介绍对象,主动投怀送抱的也不在少数,都被他一一回绝了。明明才32岁,思木的脸却已经苍老得像40岁。

终于有一天,秘书送来了一张名片,上面的信息是某影业的制片人,赵情怀。

“这位赵总说一定要您去名片背面的地方见面。”秘书如是说道。

“情怀?”看到名字,思木不禁冷笑,“这些所谓的制片人,精明得像鬼,却都是吸血鬼啊!”

秘书走后,思木缓缓将名片翻转过来,背面赫然写着“3月16日,听风桥见”。看到这里,思木的手不住地抖了起来。

后来思木知道了真相,当时跳河自杀的并非青欢,朋友的一句“好像是青欢”引起了那么多年的误会。那时候的青欢也去了外地,搞起了影视创作,也是后来才知道思木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消息。在再一次见到青欢之前,思木忐忑的心里总还想着回忆里的那个身影。他缓缓闭上了眼睛,静静听着听风桥上的风,风仿佛在偷偷告诉他一个好消息,让他忍俊不禁。

“想什么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思木有些不敢相信,缓缓睁开眼睛,朦胧的笑眼中出现了那个美丽的女郎。思木紧忙抹掉了眼泪,说道,“就在刚刚,我为你写了一首诗。”

青欢不说话,默默地等待着。

于是他轻轻吟诵起来:“仙子游在白云间,落入凡尘三月天。愿能长留佳人侧,听风思木话青欢。”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觉小墨

自由撰稿人,新浪微博@觉小墨

扫描关注我的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