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忆那年故事人

分享 觉小墨 1月16日 16:36

微信图片_20180116161237.jpg

方洛是在那个细雨绵绵的午后离开杭州的。离别之际,收到了姗姗的信息:想必你已经坐上车了吧?恐怕再去送你,已经来不及了。不过别伤心,开学前,我会去你的城市,去找你们玩儿。

方洛忍俊不禁,又忍不住的望了下周围,仿佛做贼似的害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小心思。然后小心翼翼地打了四个字:好的,勿念。

火车好似也收到指令,缓慢地启动了……方洛望着窗外飞速流去的景物,兀自陷入了沉思。

方洛没有见过姗姗,甚至没见过她的照片。他只知道,姗姗是一个很粘人却也很可爱的小姑娘。

每至八点,姗姗总会对方洛说:讲故事的时间到了。方洛每讲完一个故事,姗姗都会意犹未尽地缠着他再说一个。于是很多个夜晚,方洛总是会讲到自己昏昏欲睡,然后第二天,QQ消息里便会出现一大堆姗姗发来的兴师问罪式的消息。员工宿舍里没有WiFi,所以交话费的时候,方洛被自己的流量费惊掉下巴。

方洛不是第一次来杭州,但却是第一次进厂打暑假工。难得休息日,遇上工友的邀约,便假装生病。待工友们走后,再发消息给姗姗:我已经出发了,等你哈!

摁下发送键之后,方洛紧忙冲进盥洗室,洗漱一通,又跑回去拿着剃须刀对着盥洗室的镜子仔仔细细地刮起了胡子,然后便对着镜子皱起了眉头:真特么丑!

说完便垂头丧气地端起盆回去了。回到宿舍穿好衣服,心想,粘人的姗姗应该回了好多条消息了吧?然而打开手机,消息栏却一片空白。

也许心心念念的姗姗正在忙吧?这样想着,便出门了。

西湖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美丽,只是热闹些罢了。方洛在一棵大柳树边驻足许久,兀自叹了一口气,便转身踏上长桥。湖面上远远近近地开了许多荷花,其实并无特别之处,只是在这喧闹的人群中,便显得清静脱俗了。便看见了许多人围着一处临时搭建的舞台,舞台上面正有人表演着曲艺……方洛一时间听得入了神,便忘掉了与姗姗的约定。

时间一晃,来到了晚上,看戏的人群也渐渐散去了。方洛坐上公交车,还沉浸在曲艺表演的乐趣中。忽而想起与姗姗的约定,心里一惊。打开手机后,才发现消息栏里依然是一片空白——

第二天醒来,才发现手机已经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49个未接电话,从11点半打到12点半。QQ也出现了30多条消息,先是道歉,接着就是让自己快接电话之类。方洛回了一条:昨天睡得比较早,所以……正准备回第二条,电话突然打来。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昨天姥姥病重,我吓坏了,一直陪在姥姥身边,所以没看手机!”说着说着,姗姗便啜泣起来。

方洛原谅了姗姗。谈话的末尾,姗姗真真切切地说:“回去的时候跟我说,我一定会去送你!”

方洛点点头便挂掉了电话。方洛一猜便知电话是周达学长给的,因为姗姗正是周达学长介绍的,姗姗亲切地称呼他为“达叔”。
离别之际,方洛还想着给姗姗发一条信息。但转念一想,又放弃了:姗姗来迟了怎么办,岂不白跑一趟?

不久,天亮了。火车也到达了方洛的城市,打开手机要看时间,便看到了消息栏里的提示。姗姗说:好久没有听方洛讲故事了呢。

方洛回了一句:还听故事呢?要听课咯!

的确。很久,方洛都没有再跟姗姗讲故事了,姗姗好似也不再粘着方洛。

方洛一直等待着,等待着姗姗的消息。可姗姗的消息似乎也来得很迟。直到开学,期中,期末,寒假,第二年开学……一直到毕业。毕业聚餐时,同学都在起哄:“还单着呢?都毕业了!”

方洛不知所措,忽地端起酒杯说道:“都在酒里面!”

那晚方洛喝了许多,是被同学们抬回寝室的。第二天再看地上的自己整出的烂摊子,便疲惫地打扫起来。折腾了大半天,终于把整个寝室打扫得干净明亮。

洗完澡回来以后,方洛忽见学长周达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说等自己半天了。
周达把方洛拉到自己的寝室,便聊起了自己宏伟的创业计划。方洛毫无兴致,忽的看见周达正在与姗姗聊天,便小声问:“姗姗跟你在联系?”

“是啊。你不知道吧?姗姗找了个男朋友。”

方洛尴尬地笑笑:“是吗?那挺好的!”

“你不想知道是谁?”周达一脸坏笑。

“不想知道。”

周达自知没趣,便收起了这个话题。方洛无聊地打开了手机,却发现姗姗给自己发了一条消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方洛难解此中含义,便回了一条:必有回响。

又至荷花盛开的时节。这儿的荷花,却好似更清雅了。暑意缠绵的午后有风吹来,波光粼粼的,像是无数的金子活蹦乱跳着……相比于西湖,这儿宁静了许多,方洛望得痴了过去。不多时,收到了姗姗的信息。

赶到车站的时候,两人相顾无言。姗姗痴笑着埋怨:你迟到了!

方洛亦满脸笑意:是,我迟到了。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

觉小墨

自由撰稿人,新浪微博@觉小墨

扫描关注我的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