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守规则被判非法吸收存款罪江苏如东这家公司懵了

分享 苏方音 4月24日 17:37

 

(记者 吴明华)

企业发展需要解决资金短缺的难题,江苏省如东县一家名为新光棉花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光棉业”)的民营企业为解决资金难题,其董事长安排:由公司股东以高于银行存款利率的方式向社会公众借款,以解决公司所面临的缺乏资金的难题。

结果,由于该公司的这一募集行为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所欠钱款又无法及时偿还给出借人,被出借人报案。后经如东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如东县法院”)审理,一审判决新光棉业等四家单位和董事长12名股东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新光棉业的部分股东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南通市中院”),截至目前为止,南通市中院尚未作出判决。

这个曾经的国家级AAA仓储物流企业已经倒闭

 

股东诉苦,一审未体现被动筹款

据了解,新光棉业位于如东县苴镇临海西路126号。其前身为新光扎花厂,在2001年改制后更名为如东县新光棉花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全称)。改制后的新光棉业共有法人代表兼董事长徐晓卫、总经理尹鹤鸣、股东张平和季旭东等13人。该公司的主要经营范围为:棉花收购、棉花加工、皮棉销售等。

采访中,几名股东告诉记者,新光棉业在刚刚改制完的两年里,主要在做代加工业务,基本上没有多少余钱款做收购棉花业务。为了解决资金困难这一难题,董事长徐晓卫在股东会议中提议向百姓集资筹款,虽有股东提出了异议,认为这种集资行为不够妥当,但最终没能拦住徐晓卫的这一提议。那时候,就是徐晓卫说了算,谁要是完不成任务,就会被扣工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股东无奈地说。

起初只是决定在每年的9-12月份的4个月里收购棉花,棉花销售之后,再将借款还清。由于开始时这一筹款工作落实的好,借款均能及时还清,所以新光棉业在当地百姓眼中有着良好的信誉。时间久了,百姓感觉钱放在新光棉业能够多赚利息,所以就没有人来按时结算钱款。随着棉花行情的逐年走低,新光棉业积压了大量的棉花,致使资金无法回笼。而此时,新光棉业向百姓筹款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时间周期也越来越长。“为了多向老百姓借钱,徐晓卫给我们股东按照股份比例定了集资任务,开始是1:3,就是1万元股份要完成3万元的集资任务,后来就越来越多。”股东之一的蔡青松说。

由于累积的借款无法还清,最终被出借人报案,才有了之后的12名股东同时被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结果。

记者从一份编号为(2016)苏0623刑初442号的江苏省如东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中看到:经法院审理查明,2002年左右,被告单位新光棉业因生产经营需要资金,经被告人徐晓卫提议,包括上述12名被告人在内的公司股东召开股东大会,通过了由全体股东为公司集资的决议。为促使股东加大集资力度,新光棉业还针对股东完成集资任务的情况制定了相应的奖惩措施。

“开股东会时,我们股东就意见不一致而未能形成决议,徐晓卫就通过股东内参下达任务的形式强行落实。”对于一审判决,有的股东表示了不同的看法,他们表示如果当时形成了决议,那么决议上就应该有他们股东的签字;而在一审的多次开庭里,他们股东并未见到这份决议真身

“应该是在其他的股东会议上顺便说的这件事,但是没有形成决议啊,我当时就表示了异议。因为我也是从工人做起的,在外面没有人脉,你说让我们完成这个任务,我们肯定是完不成的。”对此,新光棉业股东蔡青松也向记者表示,在她印象里并未召开过就集资问题的专门会议,由于没有完成任务,还被徐晓卫扣了工资。同时,她还向记者表示:从经营角度来说,他们属于被动执行,一审判决对他们的量刑偏重,所以她也进行了上诉。

而其他的受访股东们也向记者表示:如果有决议,希望一审法院能够拿出依据,如果有,他们无话可说。如果没有,一审判决的这种描述,则直接将他们被动执行变成了主动执行。一字之差,性质就不同啊。

百姓质疑,账务审计有问题

在新光棉业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里,不仅有该公司的股东喊冤叫屈。作为出借人的百姓们也对该案账目的审计提出了质疑,徐晓卫作为四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决策与组织实施者,应当作为直接责任人受到追究,并且要进一步向其追查集资款去向并归还出借人,以达到维稳的目的。而那些被动执行及完成任务,甚至挂名接受借款及反对集资的一般股东,是不能作为其他直接责任人认定犯罪的。根据公司多年来从未出现过亏损的实际经营情况来看,新光棉业应该有能力偿还出借人的欠款,但现在的审计结果却是,新光棉业亏损4459.4万元。

一个不可能亏损的企业,一下子亏损这么多,股东们没拿到钱,你说他的钱去哪里了?我们听说,徐晓卫家里装潢的非常豪华。作为出借人的徐女士和其他几位出借人向记者表示,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没有案发时,徐晓卫和其妻子还未离婚。等到案发后,两人立刻离了婚,他们认为徐晓卫离婚只是逃避债务的一种手段,徐女士还表示,而且徐晓卫是净身出户。

对于作为出借人的百姓们来说,新光棉业审计账目是否清晰,账里是否有钱等问题,直接关系着他们是否能顺利拿回自己的本金。那么,新光棉业和其几家子公司多年来的经营状况如何呢?

2013年之前,新光棉业是不亏损的,即使有亏损,那也是非常少的。新光棉业股东张平向记者表示新光棉业在案发前的经营状况并非亏损太多。

而曾经做过新光棉业公司会计的蔡青松告诉记者:她听老一辈人说,加工棉花从经营角度来说,几乎没有亏损的。20101230日之前,新光棉业的财务报表上还体现有利润。但从2011年徐晓卫收购南通市长青纺织公司(以下简称“长青纺织”)之后,(长青纺织就是上述被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四家单位之一,而其他股东在长青纺织中无任何投资和职务。)就没有开过一次股东大会。她还告诉记者,徐晓卫在收购长青纺织时,长青纺织的账目也非常隐晦。她曾多次向徐晓卫询问过收购长青纺织的具体价格,但都未收到答复。因为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多少钱买的,按照道理,一个公司对另外一个公司收购的时候,最起码从财务制度上来说,要有审计报告啊,要进行评估啊,不可能你说卖十块钱我们就十块钱买过来吧。都没有一套完整的手续,收购了以后,长青纺织都是徐晓卫一个人在经营,我们根本没有参与。

说起长青纺织的经营情况,蔡青松表示,她当初在一次股东会议中,当着众多股东的面问过徐晓卫一个问题:长青纺织经营了三年,没有告诉我们经营情况,最后告诉我们亏损一千多万。一个生产棉纱的单位,一年生产一万锭,你在农商行贷款450万,按照道理你这450万就够了,因为你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货源都是从新光棉业拿过去的,没有收你的钱,你要这么多集资款干什么?因为他当时告诉我们,长青纺织支付集资款利息就六百多万。三年中什么时间发现亏损的?还是一开始你就发现亏损了,如果你发现亏损,应该叫停啊。

出借方的百姓和对一审判决有异议的股东们都表示,他们会坚持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但他们也向记者表示了自己的担心。不公开审理,维持一审判决。百姓告诉记者,南通市中院反馈给他们的态度非常明确。

采访中,有知情人向记者表示,一个本该正常经营的公司,却因为一些错误的、甚至是专横独断的决策引致了公司最终倒闭的结果,确实令人惋惜。对于出借人来说,手里借出去的钱都是辛苦积攒来的。新光棉业虽然倒闭,但其资产审计如果没有问题,也是对出借人的一种安慰。而对那些被动执行筹款的股东们的判决,却让人感到无奈——无奈其多年来一直被动执行,无奈其不去据理力争为自己讨一个清白。

   关于此事件的进一步发展,记者将持续关注!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