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丛生的沙石拍卖 暗潮涌动的权利较量

分享 浮华 7月30日 17:51

——是谁吞噬了张浩的“沙石”?!

【编者按】“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好像极少有人突破。试问:大.千.世.界,又有谁不食人间烟火?张浩的遭遇恰好充分反映了这一事实。时光退至2016年9月,吉林省集安市水利局沙石拍卖会上,张浩在当地有16家参竞标的同时却没费“吹灰之力”9个标段17万立方米“全部中标”!有一点头脑的人都会感觉其中“猫腻”丛生。然而,张浩却沉浸在这“突然”飞来的“幸福”之中。也就在张浩品味幸福的同时,祸端接二连三险象连连,一股脑地“撒”向张浩。对他而言,真可谓:乾坤变色、日月无光、万物扭曲、诸事皆乱、惨绝人寰,甚至都觉得,人生就此毁灭,如同坐以待毙。

张浩和他的家人,没有忘却心中的坚持和执着。突然想到远古武神的至理名言:“眼睛可以欺.骗我的心,但是闭上眼睛,就没有什么可以欺.骗我的心,就是让我用心去看到真.实。”张浩的哥.哥张.军开悟了他的心智,让张浩甘之如饴。仿佛这一道道沁人心脾的甘泉化为动力,张浩终于有所领悟,耳边赫然响起一句话“靠人人会跑,靠.山山会倒。”人,终究还是只能靠自己。不论是拿起法.律的武.器或者其它,主体是自己。于是,他和他的家人拿起了有效的武.器,运用法.律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漫长过程。

诡异丛生的沙石拍卖 暗潮涌动的权利较量



【事.件陈述】

我叫张浩,辽宁省抚顺人,在抚顺经营沈阳城拓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主要经营环保工程、绿化工程、排水工程等,一直以来有着良好的企业信用。2016年9月,我们通.过吉林省集安市一商人朋友陈海林得知集安市水利局欲对其管辖范围的苇沙河流域的河道清淤整治所得砂石进行公开拍卖,并在官方媒体发布了拍卖公告,于是我公.司遂以竞买人之一的身份参加了拍卖,当时参加竞拍的公.司有十六七家,共竞拍9个河段,(除我公.司为外地公.司,其他公.司全部为集安市当地采砂公.司)最终我公.司在拍卖会上将9个河段全部拍得,全部中标,共计17万立方米砂石料,我公.司支付佣金、成交价款合计2О8.1万元。拍卖完成后,我公.司按照协议规定,持《拍卖成交确认书》和交款凭证5日内到集安市水利局集安市江河管理中心签订《拍卖标的交割记录单》即交付协议书,并与其详细约定砂石料的交付、存储、运输等合同细则。但未料到的是,自此就开始了我们漫长无期限的催告和等待,自从竞拍中标后,我本人张浩和公.司工作人员无数次找到水利局领.导及相关负责人要求签订合同及合同细则,均遭到了水利局的百般推脱,始终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拖延不与我公.司签订交付协议。与此同时,我们得知,在我公.司竞拍标段内外到处都是大型挖掘机和大型翻斗车在日夜不停的公开盗采河内砂石料,且此状况在拍卖前已经开始(详见U盘)。我公.司人员发现此状况,上前制止无效,当场打电.话给水利局局.长潘云飞反应此情况,潘局.长在电.话中表示会安排行政执.法部门来制止,但是我公.司人员一直在现场等到第二天也未见任何执.法人员到场,一个多星期间,我公.司多次联.系水利局的潘局.长和董局.长,均得到的电.话回.复是会马上派执.法人员前去,但均未见到过任何执.法人员,无奈我公.司将此情况反映到市长盖云波处,但事情仍未到任何解决。与此同时,我们还不断的接到盗采人员和黑社.会的恐.吓电.话,恐.吓我们不要妄想从局.长兜里掏钱,否则有生命危险。我们一外地公.司到当地投资,只想合法经营,无心冒犯任何领.导的利益。遂我公.司只得明确提出解除合同,分别于2016年11月、12月,2017年4月向水利局、集安市纪.委、集安市政.府市长当面递交及邮件《关于解除合同赔偿损失的函》,但均无人理睬,未得到过任何部门的任何回.复,此时时间已将是2017年5月份了,从我公.司2016年10月份发现盗采至现在,盗采行为一直在持续,且每天24.小.时不间断采挖,已经给集安市苇沙河流域的河道造成水土流失,存在安全隐患。

诡异丛生的沙石拍卖 暗潮涌动的权利较量



2017年5月,水利局潘局.长突然又是电.话又是挂号信催要求我公.司去水利局签订采砂协议履行合同,但根据拍卖成交档.案,水利局、江河工程管理中心在“关于砂石料公开拍卖的有关情况说明”中明确规定本次清淤时限为2016年10月10日-2017年6.月30日,只剩下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让我公.司拉走17万立方米的砂石料,根不不可能完成的工作。签合同的话,根本完不成合同约定的内容,需承担违约责任;不签合同的话,遭到各种恐.吓与威胁。万般无奈之下,我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解除《竞买协议》,退换我公.司拍卖标的成交价款和佣金2О8.1万元,集安市水利局、江河工程管理中心承担违约责任。正当我公.司起诉取证时,在采砂现场遇到了陈海林,于是我本人张浩就上前询问他,整个事情的缘由,为什么要如此欺.骗我们公.司,但未曾想,我本人张浩竟被公.安机.关当场带走,并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羁.押在集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经过一天一夜的刑.讯逼供直至第二天清晨在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有任何被害人的情况下又以故意伤人罪将法定代.表人张浩送至集安市看.守.所关.押。羁.押期间,张浩遭到了公.安局局.长张立志、刑.警大队队长王忠国等多人的逼.迫及恐.吓,要求我承认公.司在拍卖会上投入的2О8.1万元,是陈树海、郭华良和张浩共同投资,张浩只投资了30万元,并且要其承认拍卖后不是水利局不与我公.司签合同,是我公.司拍得砂石料后卖不出去了,才诬.告水利局,如若承认,则放人,如若不承认,则将判十年以上,并威胁我的家属让律师带话进行威胁恐.吓。我本人誓死不从,经过家属向吉林省检.察院、通化市公.安局纪.委申.诉控.告这一冤案,最终集安市检.察院作出不予批.捕的决定,但集安市公.安局并未按无罪释放,而是做了一个取保候审(涉嫌故意杀.人的取保候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从送到看.守.所羁.押至取保候审,13天时间,刑.警队长还多次警告我回去老实点儿,还敢这告那告的话,再踏进集安市半步马上抓回去,取保候审也是强.制措施的一种,至今我仍未恢复人身自.由。

诡异丛生的沙石拍卖 暗潮涌动的权利较量



另,在2017年7月,通化市东昌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法.院在判.决中的“经审理查明”部分认定“原告拍得标的物后,集安市水利局要求原告履行合同,原告未履行合同”并在“本院认为中”认定“原、被告提交的证据证明,系原告在竞买成功后不予被告集安市水利局签订后续的合同而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以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我公.司不服,向吉林省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通化中院经审理认定“沈阳拓城公.司未举证证明该公.司已告知集安市水利局、江河管理中心具体的取砂石料时间且已经做好相应的运输准备工作,该公.司一审所举其他证据不足以证明系集安市水利局、江河管理中心拒绝交付砂石料并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涉案砂石料尚未提取,但因集安市水利局确又提出同意继续履行合同,但拍卖所得价款已经上缴财政,不能返还给我司,故对沈阳拓城公.司提出返还成交价款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驳回了我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诡异丛生的沙石拍卖 暗潮涌动的权利较量



上述情况可以看出,我公.司虽然通.过合法竞拍取得了苇沙河流域的河道清淤整治,并支付了全部的佣金和成交价款合计2О8.1万元,但被水利局、公.安局玩.弄于股掌之中,理应我公.司应负责的清淤工程,不仅仅被水利局、公.安局领.导所安排人冒名顶替的非法占有,并且大量的进行违法盗采砂石,违法所获得的收益,被相关领.导中.饱私.囊,这我公.司都能忍受,但连我公.司想解除合同,退出集安市都不行,倾家荡产的投入(抵押房产才支付的佣金和成交价款)都血本无归,公.司破产,我本人还被诬陷为涉嫌故意杀.人,已成为有罪之身,法.理何.在、天理何.在、王.法何.在!!!

诡异丛生的沙石拍卖 暗潮涌动的权利较量



以上均为案情的客观陈述,并未掺杂任何个人感情,绝无任何虚假成本,如有虚假,我本人愿意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附件1:竞拍公告、支付佣金和成交金凭证等;

附件2:解除合同相关通知等;

附件3:涉嫌故意杀.人材料、羁.押通知书、取保候审材料等;

附件4:U盘;

附件5:银.行贷.款合同、抵押合同等。

沈阳拓城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浩

2018 年 7 月

诡异丛生的沙石拍卖 暗潮涌动的权利较量



诡异丛生的沙石拍卖 暗潮涌动的权利较量



【编后语】

看完张浩的陈述,再看完《实论》制.作的节目,闭目深思,不禁一脸茫然。单单从这起事.件来看,并非复杂。为何引发出这样匪夷所思的后果?我们认为有几点值得考量。第一,人的问题。跟对人、做对事至关重要;做人的底线、道.德、良.知是获胜的前提。第二,合作的重要性。人品都不行,何来的合作?第三,法.制环境。到任何地方做事,首先要考量这个地方的软环境建设,这是头等大事。第四,“东北”营商环境近两年以来搞得如火如荼、有声有色,具体到某个“小地方”是否落实到位?是否向张浩出问题的地方有着“猫腻”或者有“利益”输送的问题显现?

利益面前是否丧失心智?是否罔顾国.家的利益?是否丧失了原则和立场?是否全然不顾人.民群众的利益?一切切、一宗宗都是没有结论的,目前不可确定的。

律师吴建华在接受《实论》栏目组访谈时如是说道:“这个事从法.律层面上来讲,我认为有以下几点,因为这个所谓的拍卖,拍卖的是沙子,并不是说采沙权,其实拍的是物权。那么水.利.部门在采沙石过程当中,有义务把这个沙子,直接交接给当事人。但恰恰水利局从这一块,有这么几点,他没尽到义务,首先第一点,就是这个拍卖成功之后,按着约束应该在五日内,要签订一个合同,就是采沙这个沙子的买卖合同”。

主持人:但是政.府这边给出的解释,是因为是九个标段一起拍下来,所以说他们需要制.作,这个工程文件和这个相关的手续,需要拖延一些时间,那么这个拖延,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吴建华律师:“这个不符合法.律规定,因为在这个拍卖之前,究竟做什么工作,水利局就应该提前做,而借他的整个这个采沙的时间,他并不是说采沙,是清理河道,他属于清淤,那么既是清淤的话,那按照水.利.部门的规定,肯定要有时限,这个时限跟我当事人,是没有关系的,那么从2016年的10月,一直到2017的5月这段时间,属于水利局的,他的工作的时间,并不是我们采沙的时间,并不是说我们买沙的时间,那么买沙的时间,根据我们的当事人所述的,他说有可希望的,可希望利益在哪,他是用这个沙,然后供应给高速公路,那么这个是有时间段的,刨去这个时间段,那么对当事人可是没有的,是不存在的,这样由于水利局的违约,给当事人造成了损失,这个水利局应该承担责任。”

“这是第一层面的问题,第二层面的问题,也就是说那么公.安机.关,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涉嫌犯罪,对吧,也就是张浩涉嫌犯罪,而且是故意杀.人,在证据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那么就给张浩刑拘了十三天,我认为这个公.安局,在处理案.件上,是存在一定过失的,那这种过失去怎么救济,我相信我们的上级公.安部门,或者说检.查机.关,应当给张浩一个说法,这是从法.律层面上来说。”

“从整个这个拍卖的过程来看,形式上是合法的,但是背后有什么背后的因素,通.过今天张浩作为当事人的情况反应看,我认为这个有点蹊跷,这个蹊跷在哪,也就是在这个标段,他这个标段并不是说,高速公路的标段,是他清淤的标段。张浩拿下这几个标段,在某种程度上,是在正常的拍卖过程当中,太顺利了,因为什么太顺利?而且价.格偏低。这有对比,正像张浩说的,其中有两个标段,同样的沙子能卖到三十六,那么他拍卖的沙子,平均才十一多块钱,最高才十三。因为啥这么便宜拍给他,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说法,我认为张浩怀疑还是有道理的,有根据的。”

主持人:那么我们还要,再问吴律师一个问题,你说很明显看到,咱们在咱们这个故事的,这位主人公张浩同志,在最后的环节当中,是被这个陈树海,和这个他这个朋友叫郭先生,当然以自保的形式,告知派.出.所说他持刀,或者说持管.制器械,对双方进行威胁,那么如果他并没有持刀,并没有持有这些管.制器械,他能算上叫做报假案吗?

吴建华律师:“从这个情况来讲,那么是否能立案,并不是说所谓的被害人来说了算,公.安机.关根据相关的法.律,来确定是否立这个案,那么从本案当中,我认为公.安机.关是存在失误的,第一个方面的问题,就是在刑拘之前,那么当事人发生这个问题,传唤之后被采取强.制措施了,那么律师就可以介入……”

主持人:那说到这的话,我们再问吴律师最后一个问题了,这个问题很至关重要,咱们现在的这位故事的当事人,张浩先生,能不能向政.府要求退回,他现在的这个,两百零.八万的抵押金?

吴建华律师:“依据相关的法.律规定,这个拍卖已经达到和议,达到和议之后,水.利.部门也就是清淤河道的部门,显然就有义务,把这个标地物直接交割给张浩,本案当中并没有直接交给张浩,而且水.利.部门放任了,其他的采沙活动,九个标段,这个沙子已经采完了,那么这个行为这么浩大的工程,水利局不可能不知道,就无所问,他说是盗采,显然理由是不充分的,所以来说我认为,张浩大还是有权.利,要求他承担违约责任的。”

主持人:那就是说这两百零.八万,其实是可以退回的对吗?

吴建华律师:“我认为是可以的。”

主持人:就是刚才咱们这两位,故事的当事人,都说这是一个套,甚至说是一个连环套,那么就是说经常说话叫做,套中套计中计,从大的方向上来看,我刚才说了一句话,就隐隐觉得有那么一双手,在推动事.件的整体的发展,这个人好像貌似应该是,这个事情的关联人,也就是这一位陈树海先生,那么对于这一点,请媒体评论员丁老.师聊聊吧。

媒体评论员丁老.师:“实论栏目是据事实论道理。刚才我也听了来自辽宁抚顺的张先生这一段叙述,我个人来讲,首先我感到很气愤;张浩先生很悲惨,这个故事从开端就是非常荒唐的开端,一个外地人在两个人的撮合下,能以非常低的价.格,中了九个标段,十五六家去竞标,全部拿下,而百分之百的拿下,这本身就有很多的问号,应该说张浩是我的观点,是被暗算或者说圈套当中,选好的一个角色,他很合适,相当的完美,很合适,

为什么?外地人啊。陈树海,很关键,来吧,我们有这个清淤这个项目,让你中九个标,中完标以后,你张浩的角色就完成了。你的完成了就是我们从水利系统完成了冠.冕.堂.皇合理合法的法定程序,然后你中标了,你就没你的事了,再找不到人,反复的推托,就开始大量的开采了。”

“我个人的观点:第一,他这个本身在拍卖是以清淤打擦边球;第二就是刚才吴律师讲的,尤其是在以他叫故意杀.人罪来刑拘他,这么一个法.律程序,是漏洞百出的。直到现在好像张浩还在叫做取保候审阶段,这个是有瑕疵的。第三,他这个九个标段中标,不再给你往下走程序,这里边就有太多太多的让人费解的产生想象的各种联想。”

“吴律师,如果要是三方合作,我们必须要签订一份协议对吗?”

吴建华律师:“按惯常来讲,生意人也好,或者说大家的自然人也好,在做正常的一些生意当中,应当有合作协议的”。

媒体评论员丁老.师:因为他不是说一两块钱,十几块钱的小钱,那么动则几十万上百万,如果要是真是合伙人的话,应当签订。那这样看的话,那这个诉.讼好像貌似也存在着一些地方保护或者瑕疵吧。

吴建华律师:那么整个这个诉.讼,还是有救济的办法的。根据我们法.律规定,二审终审制。二审判.决下了之后,如果当事人认为,这个判.决还没有完全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或者说法定认定的事实有出入,那么可以去申.诉或者说到检.察院抗.诉。

媒体评论员丁老.师:张浩先生能不能以什么样的名义

选择去哪个部门,对陈树海的行为进行控.诉?首先在这个案子当中看陈树海处于什么角色,根据看到的张浩提.供的录像,在张浩就是拍卖获得的标段当中陈树海是领人在采沙。那么这个采沙过程是谁指使的?如果要是说陈树海带领盗沙,或者说是在那个水利局默许的情况下去采沙,很显然侵犯了张浩的权.利,张浩可以提起来一个诉.讼。现在正在打黑除恶,我看了这个张浩的材料,是否可以走这条路径。就是向有关主管分管打黑除恶这么一个部门来反映发生在张浩身上的情况。第二通.过张浩先生这个事情

我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讲,给我们带来的一些教训和借鉴。第一

要有规则意识,这个张浩先生就是东北人,太讲义气,一切都是以义气,包括他和这郭华良、陈树海都是一种哥们感情,没有规则意识。第二是谨慎,就是太不谨慎了,有时候天上掉馅饼一定是陷阱。太轻易了!这馅饼从天上掉下来,正好就套在你的脖子上,它一定会给你带来无穷尽的麻烦!

我们期待张浩的这个事情,结局能够带给他一种新的境地即好像是大海里突然没有了海水,沙漠里全是绿洲般的境地。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在万家专栏发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万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网友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用户观点,本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