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觉小墨的文章

这一年的杜鹃花,开得格外鲜艳

当她垂垂老矣,风烛残年时,却愈发显得神秘了,任谁也不敢打听,亦不愿了解,她那谜一样的身世。  1942年,张黎与父亲逃难到的那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沐风湾。仅仅不到半年的时间,她的父亲就因病去世,那一年,张黎17岁,也正是这一年,她心爱的人,那个叫林贝来的男孩,也要背井离乡,...

这一年的杜鹃花,开得格外鲜艳

||| 2018-2-22 来自:情感

犹忆那年故事人

方洛是在那个细雨绵绵的午后离开杭州的。离别之际,收到了姗姗的信息:想必你已经坐上车了吧?恐怕再去送你,已经来不及了。不过别伤心,开学前,我会去你的城市,去找你们玩儿。方洛忍俊不禁,又忍不住的望了下周围,仿佛做贼似的害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小心思。然后小心翼翼地打了四个字:好的,勿...

犹忆那年故事人

||| 2018-1-16 来自:情感

听风思木话青欢

寒冬就要过去了,登高远望,春之归途却是漫漫无期……思木来到听风桥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大风呼啸而过,仿佛依然能轻而易举地将那个美丽而又瘦弱的女孩吹走,思木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像是一个绅士邀请美女跳一首舞曲那样的流畅自然,优雅大方。青欢,这个有着两个精致小酒窝的可爱女孩,更是把...

听风思木话青欢

||| 2018-1-15 来自:情感

白桦门

 火,一场似乎永远都不会熄灭的火。从最不起眼的地方升起,燃尽了世间的角角落落……一切都会过去,等世间的能量燃尽,它就会熄灭。等熄灭了,一切自会从头开始。可世间的能量都已经燃尽了,又何谈从头开始呢?再说能量本就遵循着循环往复的法则,又怎么会是一场小小的火,就能打破的...

白桦门

||| 2017-10-31 来自:文艺

皮思传

这夜好似没有尽头了。凉风掠过耳边,风里有个小人儿似的,喃喃细语着。也许正是这一阵凉风,才使得这仲夏的暑意退去了大半吧。她的身体宛若轻鸿,飘然欲起,却又被这大地的引力给牢牢地束缚着……尽管如此,菲菲依然沉浸在这美妙的感觉中。飞过一座山坡,就是自己所在的城市了,望着这繁华的都市...

皮思传

||| 2017-10-8 来自:文艺

八月物语

8月来了。炎炎夏季的暑意还未退却,秋天却已经悄悄地送上了自己的苍凉。7月结尾的一个早晨,心血来潮地早起去爬山。刚走出小区来到马路上,便看见了地上稀稀拉拉的焦黄的梧桐树叶。我还十分奇怪,怎么天还热呢,就已经落叶满地了?再想到7月已尽,才知道这份“热情”大概是即将到来的秋老虎送...

八月物语

||| 2017-8-3 来自:情感

我要你,现在就在!

小北对着那本日记沉默良久,不愿打开,也无意收起。忽的一阵风吹过窗棂,便轻声念了一句:“但愿人常在,千里共婵娟。”小北念完,便苦笑着收起笔记。小北走出书房,绕着偌大的房子转了一圈,再溜到厨房,便无奈地说了句:“还是叫外卖吧!”拿出手机翻了半天,还是果断地拿起了遮阳伞准备出门。...

我要你,现在就在!

2||| 2017-7-18 来自:文艺

拾忆小路

那条小路很久没走了,再走过去,是否还有当年的风景呢?事实上,在梦里,我是走过一回的。平日里普普通通的小路,在梦里便俨然多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路的两旁长了许许多多叫不上来名字的树,葱葱郁郁的,甚是惹眼。枝叶上还蛰伏着星星点点的露珠,而透过晶莹剔透的露珠,看到的却是一张模糊的脸。...

拾忆小路

||| 2017-6-28 来自:文艺

再回不去,那个风雨飘摇的花季

她是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嫁给他的。婚礼很简单,三五桌客人,便吹吹打打地把她迎进了家门。1她嫁给他,似乎是命运所致。婚后,他意志消沉,整日酗酒。过问得多了,他便不耐烦,甚至拳脚相加!她常常以泪洗面,回首往昔,少女怀春的时光已荡然无存,童年更是黯然失色……她只能顺从命运的安排,...

||| 2017-5-14 来自:情感

与时光书

最近好吗?这句问候,不知你是否收得到。想想也是无奈,即使你收到了,又能怎样?这不过是一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问候了。时间在你的身上流逝得飞快。不知不觉,已经四年了。时光不会老去,而人却会沧桑。只是不知多年以后,你的记忆里,是否还会保留着那个懵懂的少年呢?他像是一道阳光,悄悄地...

与时光书

||| 2017-4-9 来自:情感 标签: 感情 生活 时光 故事
115 条 每页 10 条 共 12 页 | 下页 | 末页 | 第

觉小墨

自由撰稿人,新浪微博@觉小墨

扫描关注我的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